云瑶

【楼诚/谭赵/风镜】独善其身·24(前世今生,伪装者穿越欢乐颂)

    本该温馨的团圆饭硬是变得气氛诡异起来,阿诚强迫自己把注意力从王天风和大姐的八卦上转移开来,又拉着明台聊起这些年在国外的生活,间或提及曼丽,把这个沉默的小姑娘拉进话题,还得全程注意着犯了胃病的明楼吃了哪些东西,当真是一心三用,忙得不可开交。好在效果不错,安安生生的吃完了一顿饭,没叫他白忙活。


  明楼匆忙洗漱完毕出来,就看见阿诚抱着一件西服靠坐在床上睡着了,大约是累的。昨天刚做完两台大手术,没怎么休息就赶去接明台,刚才又劳心劳力调节气氛,着实难为他了。明楼弯下腰,摸了摸阿诚尖瘦的下巴,在他额头落下一吻。


  “阿诚,该去洗澡了。”


  阿诚迷迷糊糊地眨了两下眼睛,见是明楼也就放松了警惕,不愿清醒过来,反而把头靠过去,扑进了明楼的怀里。嘴里嘟囔着“好困”,竟是又睡过去了。明楼好笑地抚着他的背,由他在自己怀里又眯了十来分钟。


  阿诚在明楼胸口蹭了蹭,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准备起身去洗澡。刚迈开步子,又回过身来,对着明楼说:“明天我也不上班。”


  明楼呆坐了一会儿,打开床头柜的抽屉,确认里面的东西还在,笑了笑。


  第二天一早,明台正陪着明镜吃早餐,看见姗姗来迟的大哥便笑他:“大哥现在也会睡懒觉了,阿诚哥呢,他可从来都是咱们家最勤快的一个,难道已经出门了?”


  明镜听了忍不住发笑,正想帮着遮掩一二,就听见作为罪魁祸首的明楼严肃地说:“还不是为了接待你,把两台大手术安排在一起,昨天又起早去接你,谁知道飞机晚点那么久,硬生生在机场坐了大半天。今天好容易休息一天,我叫他多睡会儿,你别去打扰他。”


  明台听得一愣一愣的,心里真有了些愧疚,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没想到会碰上大雾天,早知道不让阿诚哥去接我了。”


  “别听你大哥胡扯,”明镜乜了一眼明楼,又不好明说,便想着转移话题,“你姐夫去接关关了,你也见见你外甥女。”


  这个比自己还大的外甥女,明台是一定要见的,他实在好奇老师和大姐教出来的女儿会是怎么样的。想起老师一贯的阴险腹黑、不近人情,明台打了个哆嗦,会不会教出个小毒蜂啊?


  等见了真人,明台兴冲冲地打量了一阵,心想,不愧是大姐的女儿,看着乖巧懂事,温柔可人,幸好没像她爹。若阿诚知道明台的想法,定会告诉他不可以貌取人。然而阿诚还在主卧休养生息,作为女友的曼丽对关关不熟悉,明镜眼里自家女儿当然是最好的,明楼巴不得让想过过长辈干瘾的小弟吃个闷亏,王天风就更不用说了,于是乎从见面的第一天开始,明台就落了下风。


  关关早已习惯了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亲戚,也不再向父母询问,只是面对这个还没她大偏架子十足的“小舅”,关关心里定然是不服气的。大舅不用说,是上海滩呼风唤雨的金融大鳄;学长不仅长得帅,还是个仁心仁术的医生;可这位小舅,按爸爸的话说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小少爷,还玩早恋,着实没什么可让她尊敬的。倒是他的女朋友,引发了关关极大的兴趣,舞蹈家哎,还是跳现代舞的,听着就很厉害。


  等到曼丽被关关拉着说了半天的话,明台才后知后觉地问明楼:“大哥,我是不是哪里得罪外甥女了?”


  明楼不语,起身迎向刚下楼的阿诚,说了几句话,陪着他去餐厅用饭。明台不死心,跟上去继续求解答。


  还是阿诚心善,替他解惑:“关关可是家里的小公主,你说呢?你那位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他的女儿岂是等闲之辈?”


  这么说来这小丫头肯定是个厉害的,但……明台抓着后脑勺,依旧不解:“可我也没做什么呀。”


  明楼心想,也是奇了怪了,他们一个个的比之上辈子不说更精明了,好歹没把脑子给丢了,这明台怎么越来越笨了,难道是国外的风水不好?为了避免他家阿诚跟着浪费脑细胞,明楼只好说:“你刚才跟大姐说的话都忘了?女孩子嘛,总是崇拜父亲的。”


  跟大姐说的话?“哈哈,幸好外甥女像大姐,若是像了姐夫,嘿嘿。”明台懊恼至极,几乎没有捶胸顿足,都快他一时口快啊。


  阿诚咽下嘴里最后一口食物,笑着对明楼说:“看来明台这次不会待得太久了。”


  关关的实习生活已经告一段落,学校里课业也不多,正是闲得发慌的时候。平时交往的朋友也不多,这会儿多了个同样天天闲着没事做的曼丽,还是她最崇拜的学艺术的女生,当然愿意亲近。尽管明台天天念叨着曼丽将来可是她的小舅妈,是长辈,也拦不住曼丽对关关同样有好感。两个小姑娘相携逛遍了上海滩,明台做了几日跟班小弟,就打算回英国了。


  曼丽所在的舞蹈团将在下周开始欧洲巡演,她必须赶回去。明台所言非虚,这是早就安排好的事情,曼丽也向大姐发出了邀请,去看她的演出。


  明楼和阿诚相视一笑,没有揭穿今天才周一,而明台原计划这周四才回去,毕竟巡演是下周五开始,这些安排他们之前早就计划好了。诚然所有人都希望可以和亲人长久地聚在一起,但于他们而言,隔世再见已是不易,知道彼此安好,也就不必拘泥于生活在一处。何况现今通讯发达,想要联系也不是什么难事。


  明镜对这个弟媳妇也十分满意,正好她现在算是个清闲的家庭主妇,便打算和他们一起去英国住一段时间:“我倒是好久没出国了,闲着也是闲着,正好去看看曼丽的演出。关关啊,你不是之前还说打算出国留学吗,英国的几所学校都不错的,也不一定非要去美国,不如你也跟妈妈一块儿去,先去实地考察一下?”


  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赞同,只有明台和王天风心里有些不快,但面对兴致高昂的明镜,就什么反对的话也说不出口了。最高兴的当属明楼,明台一来,家里总归显得不那么方便。阿诚本来就忙,还要分心来招待明台,留给他的时间自然就更少了。再者就是关关,尽管看似跟他不亲近,却借着阿诚也是十分的敢挑战他这个做舅舅的威严,还常常拉阿诚出去吃饭。明楼有心敲打几句,又被阿诚说是为老不尊,不懂得爱护后辈,当真委屈。如今这两个“小麻烦”一次性解决,想到往后一段清静的日子,明楼就觉得浑身舒坦。


  然而,明楼所有的期待都在阿诚的一句“真巧,我要去北京开个研讨会,可以送大姐和明台上飞机。”中瞬间破灭。


==============

失踪人口回归啦:)

该找个合适的时机结束这篇文了,可惜最近实在太忙,感觉回到了高中时代,然而再没有那样的精力可以持续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还可以保持白天精神奕奕——愿从此长眠在床上

评论(14)

热度(133)

  1. 空山新雨后云瑶 转载了此文字
    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