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楼诚/谭赵/风镜】独善其身·3(前世今生,伪装者穿越欢乐颂)

  大学毕业后,明楼求学美国,遇到了安迪。出身孤儿院却天资过人,在同龄人中鹤立鸡群,如此相似的经历实在不难让他联想到阿诚。于是他接近安迪,了解她,诉说着自己对阿诚的思念,也倾听着安迪对她弟弟的愧疚和想念。明楼越发觉得他们是同病相怜,不仅平日里十分照顾安迪,还答应她回国后帮她寻找弟弟的下落。阿诚很有可能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但安迪的弟弟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人,应该不难找吧。


  然而明楼回国以后就面临着谭父病逝,企业动荡的局面,花了好几年的功夫才渐渐稳定下来,托了朋友老严帮忙调查。可惜年代久远,又没有更多的资料和信息,一时竟也查找不到。老严虽然有门道,但也不能天天帮他找人呀,于是又耽搁下来。


  这天明镜跟明楼通电话,提到关雎尔过几天就要去学校报道了,到时候他们一家都会去上海。明楼安排了接待,却不知道挂下电话的明镜又在哀叹明楼这个不省心的,三十好几了还不想着找对象,真是急死她了。


  关雎尔对这个不经常见面但存在感非常强烈的舅舅印象深刻,从小到大舅舅给她寄了不知道多少东西,漂亮的衣服,精致的玩具,国外才有的巧克力、零食,尽管她家的条件本来就不差,但这些东西更让她成为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只是爸爸好像并不是很喜欢舅舅给她送东西,虽然从来没有拒绝这些东西,但每次拿回包裹总要在妈妈那里念叨两句,然后很快又被妈妈镇压。第二天,爸爸就会买一个她和妈妈最喜欢吃的蛋糕回来。不过这都是大人们的事,关雎尔表示虽然她要上大学了,也是个成年人了,但爸爸妈妈的事她还是不要介入比较好。


  明镜替女儿收拾着衣服,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跟当年送明台去香港还是有些不同的。当时国内动荡,香港好歹还安全一些,她虽然不舍却也希望明台早点赴港。但是关关是她亲生的,经历了十月怀胎和痛苦的分娩,又亲手带大,被她和王天风保护成了天真烂漫的小公主,她是真怕关关在外面受委屈呀。


  “你也别太担心,关关可是我们的女儿,怎么能让别人欺负呢?再说了,不是还有明楼呢吗,他这么疼关关,怎么会让她受委屈。”王天风自己也很舍不得,他再也不是从前孑然一身的毒蜂,明镜和关关是他最深的牵绊。但是孩子长大了,总要离开父母,他们会有自己的人生。


  明镜趴在王天风怀里抽泣:“我就是舍不得嘛。”


  再舍不得,夫妻两个还是亲自把关雎尔送到了上海。明楼接了人,马不停蹄先去了学校,陪着外甥女把所有的手续办妥,行李暂时放在宿舍,这才带着他们去吃饭。


  席间明楼再次提议:“反正学校离我那里也不远,关关就住过来,家里有车也方便。”


  明楼现在住的是郊区的大别墅,他还记得阿诚的画,湖畔旁,树林边,也的确只有他一个人住着,竟是一语成谶。明公馆旧址他去看了,早已看不出从前的模样,明镜说随它去吧,于是也没能收回来。


  明镜和王天风都是同意的,只有关关反对:“大家肯定都是住学校,听说大学里也就跟室友熟一点,很多同班同学四年也不一定有交集。我要是连室友都没有,还怎么跟同学们相处啊。”


  “可是跟别人一起住你能习惯吗?妈妈以前就是太宠你了,集体生活可没那么简单。本地的学生有不少走读的呢,刚才办手续的时候我都问了。”


  “哎呀妈妈,你要相信我呀。”关关可不许好不容易得到的自由就这么没了。


  王天风只好打圆场:“这样吧,关关先住宿舍,要是真不习惯就提出来,咱们再走读,行吧?”


  母女两终于都满意了。明楼小声跟明镜保证,会经常去看关关,绝对把外甥女照顾好。如同从前每回明镜出差,明楼保证会照顾好明台一样。不过从前还有阿诚替他分担,现在就只有他一个了。好在关关不是明台,能省不少心。


  说完关关的事,明楼的感情问题又一次被明镜摆在了桌面上,当然是趁着关关不在的时候。明楼一句没有合适的,叫明镜又急又气,真不知道他是敷衍还是真心话。


  “大姐,我倒宁愿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加在身上的东西越多,旁人看你就越不纯粹,就连交个朋友也成了一种奢侈。”并非明楼无病呻吟,从前是身份太多,不能谈,如今是钱太多,没法谈,总归不是他的错。


  明镜叹气,是啊,如今的社会,做个有钱人也难呐。

====================

这两年身体越来越差,夏天也常感冒,果然老了。

大纲走得好爽,感觉唰唰唰就过了~这里的关关不太一样,毕竟是王天风的女儿。

评论(7)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