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谭关】遥不可及·4

    谭宗明飘远的思绪被瞬间拉回,他没注意到关雎尔满脸的凝重和难以启齿,而是被这句话气的发笑:“雎尔,你不会现在才意识到?”


  包包的带子已经被搅得不成样子,关雎尔的脸上火烧似的,快速跳动的心脏仿佛下一刻就要蹦出胸口:“很抱歉,谭先生,我一向在感情上比较迟钝,暂时也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即便有,对谭先生我也高攀不起。浪费了你的时间,真是不好意思。”


  关雎尔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谭宗明偏偏听出了那么一丝嫌弃。他这是,被追求对象拒绝了?这可真是件稀奇事。更神奇的是,他居然有些不甘心,并不想就此放弃。但是谭宗明没有明说,只是缓缓停下车,说:“到了。”


  关雎尔看着不远处华丽的大门,这是粥铺!?


  “他们家的海鲜粥还不错。”谭宗明下车,把钥匙交给泊车小弟,亲自给关雎尔开车门。


  大晚上跑五星级酒店喝粥,果然像大鳄的作风。关雎尔忘了自己还没有得到谭宗明的回应,只是心里更加确定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自以为已经说清楚了的关雎尔毫无负担地吃完了她和谭宗明“最后的宵夜”,向送她回家的谭宗明道过谢,转身走进小区。不管怎么说,在被拒绝后还能如此绅士地请她吃宵夜,送她回家,证明谭先生真的是个好人,可惜她没有这个福气,大约也只有安迪姐那样优秀的女人才配得上他吧。


  谭宗明完全不知道关雎尔如此“荒谬”的想法,只是被她潇洒离去的背影又一次伤到,感慨自己是不是上了年纪魅力减少。而后认真思考起年龄差距的问题,关雎尔似乎才刚毕业,他们差了一轮还多,难道真是因为年纪大被嫌弃了?


  “想那么多做什么,不过一个女人而已。”


  他谭宗明缺什么都不会缺女人,既然神女无心,自然不好强求。


  但回到家的谭宗明越想越不甘心,拿着手机划了半天,还是拨通了安迪的电话。当然不是向安迪请教感情问题,只是想再多了解一下关雎尔这个人。


  “说实话,二十二楼里我最看不透的就是她,我以前觉得她并不聪明,但偶尔她也会说出让我惊讶的话。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她是个传统的好女孩,玩不起你的恋爱游戏,她会受伤的。”


  “不不不,”谭宗明并不同意安迪的观点,“要知道,大部分外表看起来乖巧的人,骨子里潜藏着更大的叛逆因子。何况我只是想和她谈一场恋爱,这可不是游戏,安迪。”


  “任何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这还是你告诉我的。”安迪有些困惑,“况且你以前的喜好一向不是这样,也从不勉强拒绝过你的女生。”


  谭宗明清了清嗓子,有些没底气地说:“谁知道呢,就像你和奇点和包奕凡。”


  安迪并没有因为他提到奇点而生气,只是饶有兴趣地绕着谭宗明走了一圈,慢悠悠地说道:“老谭,你身上好像真正散发出了恋爱的酸臭味。”


  谭宗明没有否认,他的确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自己对关雎尔有着超过以往对其他女性的好感,并且因为她的拒绝而十分苦恼。或许他真的喜欢关雎尔,这也并非一件坏事,至少大学毕业以后,他再也没能经历一份比较纯粹的感情,或许关雎尔就是他一直在等待的那个人。


  “可是老谭,你不应该为了一个可能性而去伤害一个姑娘的真心。如果最后发现她不是你想要守护一生的人,你当然可以潇洒抽身,但小关怎么办?她总是很信任身边的朋友,典型的付出型人格,一旦投入真感情却又得不到回应,会很受伤的。”安迪想起了关雎尔对赵医生的暗恋,这个天真的姑娘甚至没想过要把自己的感情说出口,只是默默地看着赵医生和曲筱绡恩爱打闹。当然她并不支持关雎尔介入赵医生和曲筱绡,但这不妨碍她心疼一个暗恋未果的小女孩。曲筱绡曾经告诉她,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而关雎尔则是另一个典型,乖巧而安顺地承受着一切。


  谭宗明当然不想伤害关雎尔,但又无法就此放弃,想了许久才有些没底气地说:“那就以结婚为前提,难道我和她真不能长久不成?”


  安迪想不出关雎尔身上哪一点这么吸引谭宗明,不过关于认真交往这件事,她还是要给老谭一个忠告:“先不说你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以我对小关不多的了解,她喜欢的类型可不是你这样的。”赵医生其人,专业素质过硬,生活中幽默风趣,外表帅气英俊,是很多女孩子喜欢的类型。但老谭嘛,抛开金融大鳄的身份,本身也算得上一表人才,但满身铜臭味的商人怕是和小关心目中的文艺男神相距甚远。更何况,这两人站在一起,安迪总不自觉地认为老谭是小关的长辈。


  “想不到你也以貌取人,真怀疑你之前为什么会看上奇点。”受了刺激的谭长辈讽刺了一句,抬头借着酒柜上的玻璃端详了一阵,“安迪,难不成我真的老了?”


  安迪现在不忌讳提起奇点,但听到这样的话当然会不高兴,于是好心提醒老友:“老谭,我没记错的话,下下个月就是你三十八周岁的生日了。但是,这周末我会和那几位姑娘一起吃饭,庆祝小关二十三岁的生日。”


  谭宗明生平第一次痛恨自己对数字的敏感。  


评论(11)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