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楼诚/谭赵/风镜】独善其身·25(前世今生,伪装者穿越欢乐颂)

浪太大,船翻了_(:зゝ∠)_

=========================

    明楼原本想跟着一块儿去,然而公司杂事缠身,好容易打开了突破口的项目还需要他主持大局,只好安心留在上海。但明诚参加的研讨会带着公费旅游的性质,送完大姐和明台后,除了两天会议,尚有十分富裕的四五天时间游玩首都。不过同行的都是中老年同行,明诚这个尚未成家勉强算得上是青年的人在其中当真格格不入,游玩起来也没了兴致。


  明楼握着手机,看了看后面几天的安排,必须由他出面打通的关节已经办妥,这会儿订机票怕还来得及。他和阿诚从上海到法国,从维也纳到莫斯科,后经香港回国,大半个世界和中国都走遍了,偏偏除了上海也未有称得上熟悉的景色。他们的青春花费在更值得的事业上,他们的眼中只有危险和更危险,时刻面临着生死抉择的战士是没有闲心去关注眼中的风景的。就像闻名世界的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不过是他们前往蓝衣社据点必经的一条稍宽些的马路罢了。


  明楼原本打算给阿诚一个惊喜,又怕他被一群老头子拖出去作陪,只好提前告知自己将去北京出差。


  “出差?”明诚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十分体贴地说,“那肯定很忙吧,我就不去打扰大哥了。”


  他的阿诚又调皮了。明楼无声地笑了,只好改了口:“不是出差,是陪家属,行了吧?”


  “恐怕不行。”阿诚抬头看看时间,话语中透着一股不好意思和小小的激动,“三点虹桥机场,大哥有时间吗?”


  怎么会没空!叫秘书重新安排了之后三天的行程,明楼回家换了身轻便的休闲装,亲自开车前往机场。思念的心情如此难熬又甜蜜,但一想到对方也同自己一般迫切地想要相见,明楼的心情又不可抑制地激动起来,恍如阿诚此刻就在他身边,鼻息间灼热的气息喷洒在他耳根,催生了他心中的绮念。


  晚点率在百分之八九十的航班难得准时到达,明楼听从阿诚的安排,并没有等在出口处,而是坐在停车场的车里,看着那个身如松柏般挺立的青年,穿着干净的白衬衣,配着水洗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球鞋,清新而又单纯的像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唯独眼角略微有了沧桑的痕迹,深邃双眸中透出的坚毅强韧更衬得他有一种超脱年龄的稳重成熟。


  忽然,有点想亲一亲那双发亮的眼睛。


  明楼下车迎上去,接过阿诚手中的小行李箱,摸了摸他的头顶,大拇指在眼角摩挲,带着亲昵和眷恋。毕竟是公众场合,这样已是越矩了。


=================

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结局了……然后写着写着就开车了……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