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谭关】遥不可及·25(不确定会不会被屏蔽_(:з」∠)_)

    谭宗明以为住在一起后是幸福生活的开始,然而没到一个星期就发现,怎么都住一起了,在一起的时间反而更少了?老婆大人早出晚归,再加上他这段时间也不是很空,导致早上他还没醒雎尔就起床了,等他回到家里雎尔就已经早早睡下了。看着关雎尔白皙的小脸上渐渐显眼的黑眼圈,谭宗明又心疼又无奈,只能默默给她一个晚安吻,主动充当夜间暖炉。


  为了关雎尔的健康着想,谭宗明和她商量着把新店的开幕仪式定在年底,好让她有充足的准备时间,也可以安心的举行结婚仪式然后去度蜜月。这件事丈母娘也是站在谭宗明这一边的,有一天还突然赶到了上海,说要带关雎尔去置办“嫁妆”。其他的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关妈妈现在最关心的是要给女儿准备的衣服。原本女儿长大这么大,衣服就都是她准备的,现在结婚了,总不能还穿的跟个学生似的。关妈妈有品位,眼光好,对女儿也足够了解,这一逛简直停不下来。


  中午谭宗明特意打电话问候丈母娘,打算安排午饭,结果就被叫去拎袋子。他找到关雎尔的时候,她正换了件连衣裙从试衣间出来,就是普通的款式,却是关雎尔从来没穿过的短款。她人瘦,穿的号小,腿又长,裙摆离着膝盖好远,跟旁边同样在试这条裙子的小姑娘站在一起完全看不出撞衫了。谭宗明笑着附和丈母娘的意见,雎尔的身材什么衣服撑不起来?于是乎,原本只是来当劳力的谭宗明跟着岳母出谋划策,给关雎尔选了一堆衣服,直接付了钱叫人送到家里——毕竟这个数量已经不是一个后备箱能够放下的了。


  关雎尔有些不自在地扯了扯裙摆,总觉得太短了一点。走出店门的时候,她偷偷拉着谭宗明问他是不是真的好看,要不还是把原来的衣服换上。


  谭宗明刚想说不用,就注意到路过的一个男人眼神往这里飘,话锋一转,就变成了:“也好,要是不习惯就换回来,等先回家穿着适应几天。”嗯,自家夫人身材太好引人注目,也是件烦恼的事啊。


  关雎尔并没有洞悉他的深层次想法,只是换回了裤子,觉得自在许多。还是回家以后,母女两单独在一起,关妈妈才问起这件事,给看着仍旧懵懂的女儿解惑。关雎尔想了想,跑回房间换了新买的裙子,又兴冲冲地跑到书房找谭宗明。


  “晚上我们出去吃吧,好不好,就我们两个。”


  谭宗明把她拉进怀里,原本膝盖以上十公分的裙子一下缩上去好多,光裸的长腿就这样紧贴着他,而他的手正好搭在她纤细的腰肢上,真叫人心猿意马。


  “不想出去了。”谭宗明低低地说完就亲了起来,从耳垂到嘴角,温柔又缱绻。


  关雎尔红着脸,打掉他摸索着腰侧拉链的手,不自在地挪了挪位置,却不想更叫她脸上烧起来,小声讨饶:“妈妈还在楼下呢。”


  “雎尔,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谭宗明不得不给自己争取点福利,刚同床共枕没多久,正是腻歪的时候,要她多少次都不够。


  关雎尔挡不住他的诱惑,整个人水似的摊在他怀里,闭着眼任由他亲。这会儿她也想不起妈妈和晚饭了,只想让谭先生帮她更快活一些。偶尔有个念头闪过,她都被谭先生带坏了,可很快又陷入一片迷雾,只剩下熟悉的气息和抚慰,引领着她走向光明。


  关妈妈对于一去不回的女儿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告诉管家先生她出门会老友,晚饭不在家里吃了。顺便,暂时不要去打扰两位亲婚夫妇,晚餐时间可能要推迟一些。


  得知妈妈的吩咐以后,本来就有些无颜面对管家的关雎尔恨不得自己是个鸵鸟,把头埋进沙坑假装一切都不知道。天晓得她从来都是个乖孩子,以前对这些事情也是一窍不通,都怪谭先生带坏了她。于是乎恼羞成怒的关雎尔把谭宗明关在了主卧外面,然后尝试着用遮瑕膏掩饰脖子上的痕迹,明天她还要出门呢!


  一个小时以后,确认关雎尔已经睡下的谭宗明在管家略带揶揄的眼神中接过备用钥匙,偷偷进了房间。他轻手轻脚地从另一边上了床,还没等躺下,关雎尔就已经无意识地往这边挪动,直到碰到他胳膊,双手缠了上来才罢休。谭宗明在暖橘色睡眠灯的微弱亮光里,低下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在心底道了一声晚安。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