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楼诚/谭赵/风镜】独善其身·21(前世今生,伪装者穿越欢乐颂)

    “医生打人事件”让阿诚成了众矢之的,不得不休假在家,却因为媒体的穷追不舍只好躲在明楼这里。而这件事带来的最大惊喜,则是有人通过网上的照片和视频找到了阿诚,自称是明台。这个消息扫去了几人连日来的阴霾,明楼看着屏幕上少年模样的明台笑得含蓄,阿诚已经在和他沟通见面的安排,在那之前,明台决定瞒着大姐,好给她一个惊喜。阿诚几乎已经预见到大姐必定会喜极而泣,拥着明台一遍遍地念叨,而等回过神来,一起瞒着这件事的明楼一定讨不了好,他也必然遭受池鱼之殃。但是有什么关系呢,真是怀念那样的日子呀,给这个小弟背黑锅也是心甘情愿的。何况明台现在真的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长在英国的一个华人家庭,也难怪之前明楼几次寻人都无果。视频最后,明台提出他要带一个人一同回来,明楼不解,阿诚却猜到一二,也没说破,看着小少爷脸上明媚笑容透出来的幸福甜蜜,总归是好事。


  下班后蹭了安迪的车过来准备蹭饭的关关看见两位舅舅都是一脸喜色,好奇地问:“网上的谣言都解决了?”她明明才刷微博看到几家媒体依旧抓着不放,语焉不详。


  “不知道,都交给公关去弄了,我们还在等消息呢。”阿诚答完,想起明台,看看已经是个大姑娘的关关,忽然又笑了。他比关关大了十来岁,勉强应一声舅舅,可明台现在比关关还小几岁,该怎么叫?不过这也不是他发愁的事,于是笑过也就忘了。


  明楼在一旁吩咐晚上加菜,这才跟安迪打招呼:“看来休息得还不错,看你气色比刚回国的时候好多了。”


  “是很不错,但是我还是希望可以尽快工作。”安迪是名副其实的工作狂,比起休假,她还是更喜欢紧张忙碌的工作,那会让她有一种别样的安全感。


  “可以,下周一你就可以开始上班了。”明楼也正想告诉她这件事,公司里面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有了安迪的帮忙,他的工作量减轻了,也不用阿诚挤出时间来帮他。


  关关正在一旁跟阿诚汇报最新情况:“我们来的时候去看了,你那个小区里还是有记者在转悠,听门口保安说怎么也赶不走。学长,我认为你还是继续待在这里比较好。网上的舆论也正在逐步改善,大多数网友从一开始就是支持你的。”


  阿诚自己倒是比关关还淡定:“其实网友的评论倒不是很重要,主要是媒体那边口风不改,医院和公安局那边就很难办。你上网多,也知道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捧的和喷的都不会少,但他们能决定事情的发展吗?舆论还是掌握在媒体手里,只要他们打定主意,即便评论里都是替我说话的,他们也会选择视而不见。而媒体的意见,才是更多的不上网不刷微博的群众能够接收到的信息。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即便真的被免职了,我还能给你大舅打工呢,不也挺好的吗。”这是阿诚给自己做的最坏的打算,虽然不能继续做医生会很可惜,但是他也不会强求,让医院为难。毕竟当时是他气昏了头,下手没个轻重。


  关关听他这样说放,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只有闭口不言。好像只有她特别担心,觉得这是件很严重的事情,可是学长和舅舅,还有平常最爱操心的妈妈都不把它当回事。她之前打电话给妈妈,妈妈还反过来劝她放心,爸爸也说不过是小事一桩,舅舅自己能解决。难道真的是她太年轻,把问题想得太严重了?


  明楼把阿诚的话记在心里,等安迪和关关走了,才问他:“真舍得放弃医生这个职业,回来给我帮忙?”


  “没什么舍得舍不得的,真要是到了这个地步,也不是我能做主的了。”阿诚笑着偏过头,问他,“倒是大哥,不知道愿不愿意多养我一个闲人?”


  明楼依旧一脸严肃:“我倒真想你来给我帮忙,从前大姐几次说让你帮忙打理生意,我都没舍得,有你在,大哥可是省了不少心。不过医生也是个不错的职业,只要你愿意,就没有什么不行的。”


  “再说吧。”阿诚把这件事搁置了,因为他也在纠结。学了这么多年医,好容易在这个年纪做上了医院最年轻的副主任,就这样放弃,不是阿诚的性格。可让大哥帮他去各方活动,“保”下他,又显得他真的做错了一样,平白背一个殴打病人的罪名,他更不愿意。


  不过这件事能拖,关于住所的问题却不能再犹豫。他所在的小区住址被曝光,甚至父母那边也受了干扰,阿诚也没有兴趣对着那些长枪短炮周旋,现在这些媒体可比从前上海滩的记者难缠多了。


  明楼前两天安排阿诚睡在客房里,一应用具和衣物都是新添置的,不过有些衣服阿诚怎么看都不像是今年的新款。明楼假意咳嗽两声,装糊涂,管家在旁边一脸的讳莫如深,最后被明楼打发了。也算是从前的习惯吧,看到适合阿诚的衣服,就买下来,好多都是和他同一款式的。难得的是尺寸居然也没变,没有辜负他的一番心意。


  不过今天明楼再提这事儿,为的当然不只是把阿诚留在客房。主卧已经改造完毕,床换成了更大一号的水床,相连的书房里又添了一张书桌,完全为了两个人而准备。房间里还铺上了长毛地毯,因为明楼惊奇的发现阿诚现在居然喜欢赤脚。


  阿诚难得扭捏起来,他上次跟明楼一块儿睡,还是刚到明家的时候,晚上总是惊醒,大姐叫大哥陪着他睡了几天。也没超过一个星期,他就很快适应,可以单独睡一个房间。在往后十几年的相互陪伴中,阿诚见过无数次明楼的睡颜,却再没能得到一个同床共枕的机会。


  阿诚酡红的双颊看得明楼心痒,俯身亲了一口,又忍不住用拇指摩挲了一会儿,接着亲。阿诚双手自然地环住明楼的脖子,偏过头主动索吻。在一起的时间不长,接吻却已经熟练默契。唇齿间交换着彼此的气息和情义,一向精明睿智的两人都放纵自己沉迷在无边的欲望中。


  明楼还是高估了自己,谈一场柏拉图式的爱情,别说阿诚肯不肯,他自己就受不了。


  听着耳边沉重的喘息声,阿诚的脸已经快要烧起来了,轻轻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忍着羞意问:“东西准备了吗?”


  明楼半眯的眼睛倏地发出一道明亮的光,紧紧盯着阿诚,却在想起自己因为犹豫而几次放弃购买的物品时垂头丧气,埋在阿诚的颈窝里狠狠地咬了一口,留下一圈牙印。阿诚委屈地哼哼两声,又不是他的错,咬他干嘛。明楼正难受,哪里受得了他这样的声音,于是又把他的嘴堵上。偏偏阿诚腰上的手还不老实,刚好按在阿诚的痒痒肉上。情急之下,阿诚咬住了明楼的舌尖,把人推开,趴在沙发上好一阵笑,眼角泛着泪花。彻底郁闷了的明楼坐起身,就这么看着阿诚,等着他什么时候笑完。


  好半晌阿诚才缓过来,转身趴在明楼的大腿上,抬头仰视着正在生闷气的大哥,又抓起他的手在脸颊上蹭了蹭,软软地开口:“哥哥,我错了。”


  明楼刚想说话,却发现嗓子沙哑的不像话,忙清了清嗓子,以正威严,却发现阿诚已经在偷笑了,只好叹道:“你这个小东西,吃定了我不敢拿你怎么样。”


  阿诚索性靠着明楼的大腿躺好,修长的双腿挂在沙发扶手上,抓着明楼的手指把玩:“是哥哥心疼我,不跟我计较。”


  明楼想低头给他一个亲吻,无奈腰背太硬,只能放弃,用手指在他唇边细细摩挲:“你啊。”


  客厅拐角处,管家拿着刚刚被明楼遗忘在饭厅的手机,一脸纠结,最终还是选择了安静地走开。年纪大了,受不得刺激。年近四十依旧单身的管家表示,他很不习惯这样的先生,更不习惯充满粉红色气氛的别墅。


==================

本来是要开车的,然后快递小哥突然来了,等我拆完快递就什么感觉都没了……所以这篇文大概不会开车了吧,本来也不是老司机┑( ̄Д  ̄)┍

评论(15)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