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楼诚/谭赵/风镜】独善其身·18(前世今生,伪装者穿越欢乐颂)

  与其说是商量如何跟父母交代,不如说是他们两个第一次正式地把两个人该以怎样的关系来面对今后生活的问题摆到明面上来。他们在情感上都是含蓄的人,不会整天把情爱挂在嘴边,但这个问题显然已经对他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阿诚之前不说,是因为不敢,也认为没有必要。但是现在要面对父母,就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他总不能跟父母说,这位是他上辈子的大哥吧?


  阿诚的犹豫让明楼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但他依旧摆着一张笑脸,仿佛没有任何烦恼:“那么你的意思是暂时不要告诉他们?可你母亲已经开始怀疑,如果他们直接来问你呢?”这不是没有可能的。


  阿诚的眉皱得更紧了,他担心的就是这种情况,没办法再含糊其辞,自欺欺人,现实必须叫他给出一个答案,一个他自己都不确定的答案。想起大姐告诉他的话,阿诚不由得注视着明楼的眼睛,明楼也正凝视着他,大哥真的已经从心里完全认同他们的恋人关系了吗?


  “他们要的解释,大哥可以给吗?”


  “当然可以。”明楼回答得爽快,没有丝毫犹豫,甚至快得仿佛就在等阿诚提出这个要求。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不会把过于直白的话说出来,但他愿意用更加明确的行动来表达他的内心。即便阿诚没有主动提出,他今天也是要想办法让阿诚做这个决定的。


  阿诚笑了,这话是不是明楼主动提的已经不重要了,他实在不应该这样不自信,就像大姐说的,他们一家人,谁还不了解谁呢?不过要是大姐知道自己没能让大哥主动“告白”,一定会觉得失望吧。


  明镜的确很失望,指着两个弟弟气得说不出话:“你们行啊,真行啊,以前帮着明台一块儿骗我,现在帮着关关一块儿瞒我,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姐!”


  阿诚站在沙发旁边不敢说话,明楼也没敢坐下,大姐发火了,他只能低头老实听训。谁能想到明镜会突然又跑到上海来,还不告诉他们呢。不过说来也是因为他们两个,谭家是没有长辈的,明镜想着自己也在赵家父母那边挂了号,不如就由她出面,跟赵先生赵太太好好聊聊。刚好邻居开车来上海看女儿,就在关关隔壁学校,明镜就搭了个便车。谁知道去了关关宿舍,才知道一屋子小姑娘几乎都不住了,说是去外面租房子住了,明镜是又急又气,差点直接杀到明楼公司。


  “大姐消消气,关关也是这两天刚搬出去,房子我和阿诚都去看过,环境不错,也安全。至于她搬出去的原因,大姐不妨先听听。”对付生气的明镜,明楼还是很有经验的,首先就要放低姿态,但决不能轻易认错。于是明楼就把关关当时说的原因复述了一遍,重点渲染了宿舍人际关系对关关造成的困扰以及往返学校和实习单位的遥远路途。


  明镜当然心疼女儿,听完也觉得应该住到外头,可对于他们一声不吭就定了房子,还是有些不满:“那你也应该告诉我,我要是知道这些,我还能反对啊?还有,她现在住的那个地方,我得亲自去看看。这孩子从小就懂事,万一有什么不舒心的地方,肯定不好意思跟你说,就会委屈自己。”


  明楼心想,这小机灵鬼才不会委屈自己呢,虽然不会跟他说,可跟阿诚是一点不客气。关于这一点,明楼也是十分费解,明明他才是从小看着关关长大的舅舅,怎么跟阿诚才认识没两年就这么亲近了?想起当年明台也是跟阿诚亲近,明楼难得自我反省了一下,可能是他的长辈威严太甚了吧。


  关关接到电话吓了一跳,妈妈搞突然袭击,爸爸怎么也不通知她一声?好在妈妈只是想要实地考察一下,没有立刻叫她搬回学校,这就说明妈妈已经同意了。眼看着下班时间到了,趁着上司没有临时加派任务,关关赶紧闪人。


  明镜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又拉着阿诚去买菜,说是要给女儿做饭吃。明楼想做跟班小弟,明镜没让。


  “你家里怎么样了?”


  阿诚就知道大姐得问,笑着回答:“我推给大哥了,让他去解释。本来打算今天去的。”


  “哎呀,那我来的不巧。”明镜有些后悔,自己太着急了,“不过阿诚啊,我不是说让你直接跟明楼说清楚吗,你说了?”


  “大姐,大哥的脾气你也知道,还是算了吧。他能做到现在这样,阿诚已经很知足了。”阿诚心里也是有些疑惑的,大姐怎么老喜欢看大哥窘迫的样子?


  “哎,”明镜叹了口气,“你是不知道,明楼小时候可比明台调皮,一嘴的甜言蜜语,哄得爸爸妈妈不知道多开心。后来你也知道,出了那样的事,我都被逼成了那个样子,明楼更是彻底变了个人。”


  关于这个,明镜从来没说过,怕明楼好不容易竖立起来的威严大哥形象崩塌,管不住弟弟们。但是明镜心里一直很遗憾,小时候那个调皮捣蛋的弟弟突然寡言少语,不苟言笑,外人都夸一句老成,可她宁愿明楼还是小时候那个明楼,会赖在妈妈怀里撒娇,会抱着她的胳膊耍赖。她对明台如此宠溺,又何尝没有补偿的意思,一个弟弟成了这样,明台千万别步了后尘才是。有一句话阿诚没有说错,在明镜心里,最重要的始终是跟她血脉相连的亲弟弟明楼。


  “我只是希望,他能按照他自己的意愿活着,做自己想做的事,说自己想说的话,坦诚一些,不好吗?”


  逼明楼说实话,可以说是明镜从上辈子到现在最想完成的一件事了,也或许是个执念,她总觉得,哪一天明楼可以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才意味着当年父母突然离世对他造成的影响彻底治愈了。她这个大弟弟,为明家,为国家,牺牲得太多。


  阿诚笑了,其实每个人心里都会有这么一些执念,他纠结于明楼对他的感情的回应,大姐纠结于大哥坦诚的表达,大哥纠结于自己对所有事物完全清晰的掌控,但其实有必要吗?阿诚想起了父亲常说的一句话,人生在世,难得糊涂。其实他们都明白,纠结的不过是对方的表现并不是自己希望的方式而已。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大姐,要是大哥现在也像明台似的抱着你的胳膊撒娇,估计你就该带他去精神科了。”


  明镜一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是啊,是我想岔了。”


  关关从远处跑过来,一把抱住明镜的胳膊:“妈妈,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呀?”


  明镜一点她的额头:“你这孩子,一点没有大姑娘的样子。我高兴什么呀,宝贝女儿这么大的事情都瞒着妈妈,妈妈一点都不高兴。”


  关关赶紧给阿诚递了个眼色,讨好地对妈妈说:“哎呀妈妈,我也不是故意的呀,而且我经过舅舅同意了,保证没有问题!”


  “大姐,时间不早了,还要做饭呢,咱们先回家再说?”阿诚在一旁帮腔。


  明镜看了看阿诚没说话,直接往电梯口走去。关关挽着妈妈的手,回过头给了亲爱的学长舅舅一个OK的手势,总算平安过关。


  阿诚笑着摇摇头,他们其实都没变。


===================

变的是什么?什么都没变。

评论(5)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