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楼诚/谭赵/风镜】独善其身·7(前世今生,伪装者穿越欢乐颂)

    明镜听完明楼的叙述,也不知道该同情阿诚呢,还是数落明楼。她这个大弟弟聪明一世,怎么感情上头那么糊涂呢。挂了电话,明镜打算亲自去一趟上海。


  “去上海?关关出什么事了?”王天风立刻想到正在上海求学的女儿,没听说有什么事啊。


  “不是,就是想她了,去看看她。”明镜没打算把明楼和阿诚的事告诉他,“反正我在家待着也没事做,不如去看看关关。”


  王天风想说在家里怎么就没事呢,要是阿静去了上海,那家里不就剩他一个人了吗。想了想,王天风说:“要不我和你一块儿去?”


  明镜一挥手:“你去做什么,不上班啦。我买好车票了,明天上午就走。”


  “都安排好啦?那你还跟我商量什么。”王天风抖了抖手上的报纸,不高兴了。老婆要离家,他居然不知道,还不能阻止。这事儿铁定跟明楼脱不了干系,哼!


  “嘿,你这什么意思?我还不能去看看女儿了?”明镜一把拽过报纸放在茶几上,这人上辈子和明楼肯定有过节,只要一跟明楼有关就跳脚。


  “没有没有,当然能去。我也挺久没见女儿了,早上我给她买点她喜欢的糕点,你给带过去。”王天风赔着笑脸,这母女俩可是一个都惹不起。


  “这还差不多。”明镜瞥了一眼,起身到厨房洗水果去了。


  王天风立马掏出手机,跟单位请了假,这就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第二天,面对坦然说出要去上海出差的王天风,明镜无言以对。


  明楼对于长姐的到来是极欢迎的,但看着王天风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又没了好脸色。


  明镜只当没看见:“晚上一块儿吃个饭,一会儿我们先去接关关。赵医生那里我打好电话了,他会来的。”


  要不怎么说明镜才是明家的食物链顶端呢,阿诚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明镜单方面通知了这个饭局,还不能不去。惹了明楼,顶多生气不见人,这也正是他所希望的;但要是惹了明镜,阿诚敢保证第二天她能到医院亲自抓人。


  关关正惊喜于突然出现的父母,等到在饭店见到突然多出来的又一个舅舅——赵启平的时候,连惊讶也顾不上了。当年明楼出现的时候她毕竟还小,可现在她是个成年人了,就算嘴上乖乖叫着舅舅,心里还是充满了疑惑。爸爸妈妈好像有很多事情都瞒着她呢,这两个舅舅出现得更加莫名其妙。妈妈是家里的独生女,也从来不让她在外婆家提起谭舅舅的事。


  明镜拉着阿诚在她身边坐下,碍着王天风和关关,也没多说什么。阿诚对明镜倒是真心实意地叫了一声大姐,看也不看坐在他另一侧的明楼。拿大姐来压他?呵呵。


  吃过饭,明镜表示要和阿诚叙叙旧,丢下父女俩坐上阿诚的车走了。


  在阿诚家里转了一圈,明镜表示满意,才拉着人坐下来,正式开始谈话:“刚才有关关在,我不好说。你的事明楼都告诉我了,你也是太倔,就这么委屈自己?”


  “大姐,我现在这样挺好的。”这话真不是阿诚自欺欺人,他是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包括他的职业。虽然忙碌了一点,但偶尔他还是可以约着朋友吃饭泡吧。没有了诸多束缚,作为赵启平他活得很是潇洒。


  明镜不信,阿诚有多倔她是知道的,她才不信这件事阿诚就这样放下了:“那我问你,你有女朋友没有?”


  这话问到了点子上,阿诚无奈地说:“目前没有。大姐,我不瞒你,我没打算结婚。”


  “阿诚啊阿诚,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明镜知道阿诚的顾虑,甚至一开始她是极力反对这件事的。在发现种种端倪之后,明镜是希望阿诚可以离开明楼的,不能让他们彼此耽误。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阿诚选择了隐瞒,不仅对明楼隐瞒,面对她的质问更是咬死了不承认,再三说他只是明家一个下人,知道分寸。明镜是又生气又心疼,恨不得阿诚直接跟明楼说了,或者明楼自己发现了,闹一场,就像当年汪曼春的事,即便留下个疤,时间久了也就好了。可她低估了阿诚的决心,也高估了明楼的洞察力。或许是他们多年来都亲近,也或许是因为这种事情并不多见,阿诚不说,明楼竟也心安理得的把阿诚当做兄弟。当他们再次回到上海,明镜知道他们是分不开了的,他们需要彼此,不管是事业上还是感情上,在那样动乱的年代,波诡云谲的上海滩,他们是彼此的依靠。于是明镜选择了默认,转头张罗起明台的婚事。明楼一直以为明镜是因为汪曼春才对他的婚事不甚热心,却不知根由是阿诚。


  明镜想了想,转而说起了明楼:“他这人聪明,对付女孩子也有一套,偏偏你跟在他身边久了,竟也没想到别处去。上回他去见你,你只当做不认识,他给我打了电话,都哭了,我还当他明白了呢。”


  明楼哭了?阿诚表示有些难以想象,明楼在他心中如父如兄,亦师亦友,就是大姐离世的时候,他也只隔着房门才依稀听到压抑至极的哭声,而眼泪则是从未在明楼脸上见过。现在大姐却告诉他,明楼哭了,只因为他不认他?


  不要再为他心软了,阿诚提醒自己,那只会让自己更痛苦而已。


  “大姐,他不知道也好。咱们都是活过一辈子的人,现在又有了各自新的人生,您都跟王天风结婚了,还有了关关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儿,不是吗?他现在是上海的大鳄,我只是一个小医生,相安无事也就罢了。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


  这就是阿诚的打算,也是他今天要和明镜说的话。他极力地想和上辈子撇清,只做他的赵启平。


  明镜想劝,却是无从下手。若不是明楼反应强烈,这样的结果她是乐见的。然而她清晰地记得明楼的失望和懊悔,不管曾经她多偏袒明台,夸赞阿诚,到底明楼才是她的亲弟弟。


  这个道理,阿诚早就知道,人总有个亲疏远近。


  “大姐,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吧。我工作忙,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见,你多保重。”


  明镜愣了一下,阿诚这孩子太狠了,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也好,你自己也要多保重,不要太幸苦了。”


==================

近三个月都没时间码字了,不坑,只是慢而已。

评论(14)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