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谭赵】从419开始·三

  11


  那天过后,赵启平的身影经常出现在谭家的别墅。谭宗明和赵启明都没有对他们之间的关系下一个定义,但似乎都默认了两人已经进入了恋爱期。这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件新鲜的事,谭宗明几乎没有这么认真地谈过一场恋爱,尤其还是和一个男人;而赵启平上一段也是唯一一段认真的恋爱还是在学生时代,最终因为毕业后对方没能留在上海而告吹。


  不过恋爱这种事情跟经验并没有关系,只跟谈恋爱的人有关而已。


  “赵医生,你最近心情很好啊,有什么好事发生吗?”小护士小声问。


  “有吗?”赵启平继续开单子,“走吧,带病人去拍片。”


  等办公室没了人,赵启平突然停下笔,他真的表现这么明显?


  新短信进来,毫无疑问来自谭宗明。不过下午三点,空闲的谭总已经在安排晚上的活动。赵医生连续两天值班,两人都没见上一面。


  赵启平想了想,顺手回了一条:“吃饭可以,去家里吃。”


  谭宗明看得发笑,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安于家室的人,现在却最喜欢闲下来窝在家里,看看电影或者书籍,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却比任何时候都满足。谭宗明还没想好晚上的菜单,赵启平又发了条短信过来。


  “去我家,我来做。”


  赵医生亲自下厨,这待遇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谭宗明期待之下又不由得心中惴惴,赵启平的手指修长漂亮,拿手术刀一定十分好看,可换了菜刀,不知道是不是一样的顺手。不论如何,谭宗明总归不会拒绝,即便吃完要去医院,也得硬着头皮吃下去。


  赵启平可不知道谭宗明这次赴约是下了这么大的决心,傍晚好容易没遇上突发状况可以准时下班,立刻开了车去买菜。他出身书香门第,父亲极信奉“君子远庖厨”这话,不过他母亲却对这话嗤之以鼻。小时候由于父母工作忙,他经常独自在家,母亲也早早地教会他各种家务活。学生时代做的还多一些,工作以后就真的是懒得下厨了。家常便饭也是要费一番功夫,一来是真忙,二来做了也没人和他分享,慢慢的就歇了心思。


  谭宗明开着刚买的辉腾,到赵启平楼下的时候,赵启平也正好进来。这个小区有点老,没有地下车库。赵启平把车停下,招呼谭宗明帮他拿东西。赵启平表示对车子很满意,大众标志看着就是舒服。


  “哟,这是准备做满汉全席?”谭宗明打开后备箱,三个大袋子呢,顺手就把两个拿了起来,还挺沉。


  “这可是我接下来一个月的口粮,你悠着点。”工作繁忙,当然是一次囤积大量食物,省得隔三差五去超市。今天晚上要用的菜也不少,都在他手上这个袋子里呢。


  这倒是头一回知道,谭宗明看着袋子里的各种方便食品,有了决定。


  赵启平一进门就进了厨房忙活,连招呼都没有,但谭宗明很高兴,这才是不把他当外人呢。谭宗明有心帮忙,奈何他的厨艺维持在制作三明治的水准,对于中餐一窍不通。


  “这厨房太小了点,你就站在门口,咱们说说话也好。你要是进来了,这顿饭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吃上呢。”赵启平手下不停,把排骨洗了焯水。谭宗明是典型的上海人口味,喜欢浓油赤酱,口味偏甜,糖醋排骨和毛蟹炒年糕正好是他的拿手菜。


  谭宗明看他一手抓起一只螃蟹,两只大钳挥舞着仿佛下一刻就要夹上他的手指,不过有惊无险:“下回去我那里吧,厨房大,够你折腾的。”


  赵启平忍不住翻白眼:“太远了,我这一路辛苦过去还得去做饭,等哪天轮休的时候再说吧。”


  谭宗明心里咯噔一下,他怎么忘了这一点,看来他的计划不会太顺利。


  12


  赵启平果然拒绝了谭宗明关于同居的提议,理由正当:“我好不容易才租到这里的房子,早上走十分钟就能到医院。要是住你那里,还不得少睡两个小时啊,我才不干。”


  谭宗明四周看了一圈:“可是这也太简陋了一些,老房子住着总归不舒服。”这楼年代久远,室内装修也有些年代感,一室一厅在谭宗明看来有些逼仄,实在委屈了赵启平。


  赵启平叹气:“这附近最新的几个小区都抢手啊,房租又贵,我这边租着,那边还要还房贷,也就只能住这里了。不过那边装修完过半年就能入住了,忍忍就过去了。”


  “你在附近买的房子?”这倒是谭宗明不知道的。


  赵启平想到什么,神色有些不自然,又调侃似的说:“我爸妈让买的,赞助了一部分首付,给我买的婚房。”


  谭宗明被噎了一下,心里不怎么舒服,又说:“我在这附近也有几套房子,要不你选一套近一点的先搬过去?”


  赵启平忿忿地说:“邪恶的资本家!”一口咬掉一块儿肉,仿佛是在咬谭宗明的肉一样。


  谭宗明笑了,没有直接拒绝就是还有希望。


  谭宗明回去了解了一下,选了一套离六医院最近的房子,让人去打扫出来,重新布置一下。然后从家里打包了行李,先住进去了。等到赵启平又一个休息日,就直接把人带到了这里。


  “你这是体验生活来了?”这话也不对,赵启平看着眼前装修豪华的两百平复式,有这么体验生活的吗。


  “我们的新家,怎么样?”谭宗明特意把他带到卧室,床是两米的大床,衣帽间留了一半出来,洗手间里面的洗漱用品已经是配成双的,随时等候另一位主人入住。


  赵启平给了个白眼:“不早说,走吧,回去收拾行李去。”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一人独居和两人同居,总是有区别的。


  谭宗明心想,只要顺毛摸,赵医生的脾气还是很好的。


  13


  赵启平没想到他和老谭能相处那么久,久到医院都要搬迁了,他们的同居生活依然甜蜜。他自知身上有些小毛病,性格执拗,能够和老谭和平相处两年而且一次架都没吵过,都要归功于老谭对他的包容。最近回家,妈妈都说他脾气越来越大了,哪个女孩子受得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着儿媳妇。赵启平心想,得怪谭宗明,把他宠成这个样子,还害得妈妈没有儿媳妇。


  谭宗明听了赵启平的抱怨,高兴地把半躺在沙发上的人抱在怀里,一下一下地摸着他的脊背:“是是是,都是我的错。”然后继续宠着,把他的平平宠成只有他能忍受才好呢。


  赵启平被他摸得心都软了,抱怨一声:“我又乱发脾气了,老谭你也要说说我的呀。”要是哪一天老谭忍不了了可怎么办。


  “你好好的,我说你做什么。你平时在医院里受了多少气,在家里发泄一下是正常的嘛。”


  赵启平在他怀里拱了两下,老谭这么理解他,真叫人感动。谭宗明被他拱出了火气,直接压在沙发上做了一回。赵启平揉着酸软的腰,什么感动都没了,对着金融大鳄颐指气使,又一次发誓再也不会被谭宗明迷惑了。


  谭宗明按照赵启平的指令把东西一样样收起来,医院搬迁了新址,离这里有点路程,反倒是从别墅过去下了高架就是,于是他们要搬家了。


  赵启平对这里依依不舍:“花了多少心思布置的,又没用了。这医院也是,好好的搬什么迁,也不早几年通知。咱们医院也算规模大了吧,怎么这么快就盖好新楼了。可怜了我那套房子,一天没住,这下真用不上了。”


  “这一带房价有的涨呢,反正贷款也还清了,就当投资。那天我给你看得楼盘喜不喜欢,要不要买一套?说起来你们医院是运气好,新址原本是一家私立医院的新楼,出了点问题,空下来,直接就转手了。”谭宗明把客厅里的小摆件都放到一个箱子里,“家里地方大,有什么想改的你再慢慢弄就是了。”


  赵启平拿了一个苹果啃着,这两年跟着谭大鳄学了不少投资之道,不过他忙,最后还是让谭宗明帮他去处理了:“房子还是算了,我现在就够惹眼的了,能不能升主任医师就看今年了。”


  这意思是喜欢,但不能买。谭宗明就说:“那我就留一套顶楼的。你的收入都是合法来源,就算真去查也查不出什么,还怕别人多嘴?”


  “就是谣言才有杀伤力,上回开了你那辆车就被传得什么似的,惊动了院领导再光明的前途都毁了。”赵启平三两下吃完苹果,掏出手机刷微博。


  谭宗明的手机也响了,一看笑了:“差点忘了,安迪到了,平平我们该出发了。”


  作为谭宗明的好友,安迪的大名赵启平已经听过无数次。前段时间谭宗明查到了关于安迪弟弟的一些线索,安迪决定回国,今天是她到海市的日子,他们已经约了共进晚餐。


  赵启平伸个懒腰,揉一揉腰,起身去换衣服。他的接受能力是越来越强了。


  

tbc

======================

勤快的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评论(6)

热度(151)

  1. 堕天使云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