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谭赵】只是炮友?(一发完结)

你得明白,我们只是炮友。

赵启平说完这句话,从挺立在眼前的谭宗明身旁绕过,科室里很忙,多的是病人等他去诊治,没时间跟谭大鳄玩虚情假意、你追我赶的戏码。

老司机居然熄火了!?谭宗明花了几分钟才回过神来,随即又笑了,这个赵医生可真有意思。

谭大鳄不是什么中二少年,人家已经表示得那么清楚了,他也不再纠缠。只是一个月后又一次空闲下来,发觉好久没有发泄了,掏出手机约了赵启平。

收到短信,赵医生表示这才是一个炮友该做的,知道他好久没出去了就来约,饭局后面该做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其实赵启平心里清楚,这一趟他不应该去。对于一个曾经超越界限的炮友来说,彻底说再见才是他的行为准则。然而谭宗明不是那些女人,技术实在好,在床上也很体贴。对于平时尽心尽力伺候病人的赵医生来说,能有个人这么伺候他还是很不错的。更何况赵启平还打算养着他,等要紧的时候给上一刀,放点血顺便造福病人不是。

吃过饭,谭宗明把人带到了这几天住着的公寓,就在公司边上,工作忙的时候他就住这里。

“谭总这么大的老板,还舍不得那点房钱了?”赵启平一边笑着一边从酒柜里取了一瓶红酒。

谭宗明拿出两只高脚杯:“方便而已,反正都是自家产业。”

“倒是忘了,谭总家大业大。”

赵启平没有再说话,一杯杯的喝着红酒,这酒实在好喝。

“这酒后劲可大,明天不打算上班了?”谭宗明说着又给他满上一杯。

“明天我轮休。”赵启平已经有些微醺,两颊泛红,一双圆眼湿漉漉的,看得人心痒。

谭宗明夺过酒杯,拉着人就往卧室走:“看来今晚可以尽兴了。”

赵启平比他还急,把人推倒在沙发上,送上香吻:“那得看谭总的本事了。”

谭总本事如何?赵启平午间醒来,愤愤地喝着粥,没有好脸色。技术再好,做多了总是难受的。

谭宗明笑着压下他头上翘起来的两缕头发,心想,赵医生其实也不是讨厌他做的事,不过就喜欢借着个炮友的名头。

炮友是什么?你情我愿,好聚好散。赵启平可不愿意在忙了一天工作以后还要应付男女朋友的各种状况,不是他不行,而是太累了。但是炮友就不一样了,性为主,高兴了谈谈情,搞点浪漫,平时井水不犯河水,这多好。是他不愿意负责吗?是刚那个自信罢了。

两个人就这么维持了一年,谭宗明几乎带赵启平吃遍了上海滩,但是最后都是在谭宗明家里,从公司旁的公寓到郊外的别墅,还有几次是去周边度假村。谭宗明深谙此道,每次都借了不同的名义。赵启平推了两次就觉得自己矫情,反正人家也没再说什么追他的话,每次约饭约炮都干脆的很。到后来,赵启平也开始主动约谭宗明,礼尚往来,地点也成了赵启平的家。

这一天,赵启平闲下来,打电话给谭宗明,周末有个艺术展,他想约老谭一起去,顺便晚上一块打发了。可手机关机了,一直到他下了晚班也没开机。赵启平撇嘴,他又不是没人陪,干嘛非得等谭宗明啊。可是通讯录找了一圈,还真没有能陪他到晚上的人。一年没出手,约炮名单居然就剩了谭宗明一个名字。

这很危险。

谭宗明从美国回来已经是一周之后的事,再联系赵启平,对方说忙,他也没在意。说了两句这一个星期在美国的忙碌,听到那头有人在叫赵启平,也就挂了电话。等他第三次约人被拒,谭宗明才察觉不对劲。

赵启平查房完毕回到办公室,听几个医生在讨论名车,说是什么国内总共也就两辆,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赵启平按着同事的指点往楼下看,居然就停在门诊大楼前面,一看就是豪车。

赵启平还没来得及仇富,就接了个电话,谭宗明打来的。然后就看见豪车的后排门开了,谭宗明走了下来。

赵医生还没有直接上车的勇气,答应了晚上的邀约,直到目送谭宗明离开,才彻底松了口气。

晚饭的时候,赵启平先声夺人,表示要结束这段关系。

“什么关系?怎么结束?”谭宗明毫不客气地发问。

这都要结束了,弄得那么清楚做什么呢。赵启平却忍不住思考,似乎这么不明不白地结束对两个人都不公平。谭宗明对他温柔体贴,有求必应,都帮了好几个病患了,他总不能一脚把人踹了,还不给个理由。

“我觉得我们有点……”赵启平说不下去了。

谭宗明反而比他冷静:“我们之间的关系给你带来困扰了吗?”

赵启平点头,都害他好几天没睡好了。

“为什么?是我哪里做的不好,还是被别人知道了对你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既然是要分开,就应该彻底解决这个困扰,不然我于心不安。”

赵启平回答不上来,谭宗明并没有做错什么,问题好像出在他身上。

“我只是觉得我们这样好像有点不太像炮友了,谭宗明,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恕我直言,我以为你很享受这样的关系。”正是收网的时候,谭宗明步步紧逼,毫不客气,“你之前表达过类似的意见,我也对我们的相处方式做了调整。这一年以来我以为我们都很满意这样的关系,我们彼此都只有对方,平时也会单纯的约会,甚至品味相似,总有聊不完的话题。我对这段感情很认真,只是没想到你到现在还认为我们是炮友,至少从一年前开始,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情侣了。”

赵启平沉默了。

谭宗明再接再厉:“其实我们这一年的相处离所谓的炮友已经相去甚远,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心里已经完全接纳我了。只是换个名头而已,我们的相处不会有太多的变化,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赵启平也不知道话题是怎么从分手变成开始恋爱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地点了头。等到再次来到谭宗明的别墅,两个人抱成一团滚在床上,赵启平突然想通了,不就是继续保持这样的关系吗,谭宗明挺好的,那就保持着呗。


========完=========
在医院陪床,还没带书,有点无聊,就来了一发。

评论(11)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