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楼诚AU】【总裁X明星】拒绝潜规则·三十四

    三十四


  梁仲春打电话通知明诚的时候,他正在坐着刚朵拉漫游在威尼斯。明楼就坐在他身后,脱了衬衫西服,少了几分威严。他从后面扶着明诚的腰,眼神中毫不掩饰宠溺和笑意。


  明诚向后靠进明楼的怀里,在这里他们牵手接吻,毫无顾忌:“差点忘了,后天就是颁奖典礼,得去戛纳了。”


  “你要是喜欢,等电影节结束再来就是了。”明楼调整了一下姿势,他的阿诚慵懒的像一只猫,真是让他心痒。


  “算了,待久了也没意思,还是早点回家吧。”阿诚在他胸口蹭了蹭,这太阳晒得人直犯困。出来太久,他有点想家了。其实作为一个从孤儿院出来的孩子,他孤身在北京打拼的时候从来没有过这种对家乡和家庭的思念,而现在他的心里有了牵挂。


  最佳男主角的归属在评审团产生了很大的分歧,除了演技专业方面的意见不同,评审们还有其他顾虑,最后还是决定把最佳男演员给了另一位英籍男演员。评审团中最欣赏明诚的一位法籍导演私下和明诚接触,对此事表示遗憾,同时也向他发出了合作邀请。


  不管电影节上的得失,明诚很快又消失在大众的视线中,拉着明楼去了巴黎,打算住上一段时间。


  曾经的别墅里,明诚围着围裙,厨房里堆满了他从唐人街买来的食材,正计划做一顿大餐好好犒劳明楼。最近事情太多,两个人国内国外的跑,他都好久没下厨了。


  明楼挽着袖子进来,身上的家居服有些脏:“画室给你弄好了,我先去洗个澡。”


  明诚走过去替他擦掉了鼻头的灰尘,又在他嘴上亲了一口:“谢谢,辛苦了。”


  明楼笑着把他搂在怀里,加深了这个吻:“跟我还说谢,不如来点实际的。”


  明诚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句,回身去洗菜了。明楼好奇地回到卧室查看一番,笑容有些微妙,最终还是先去洗澡了。


  明诚简单做了几个家常菜,偏素,他们俩最近伙食太好,都该减减肥了。明楼难得没有抱怨,夹了几筷青菜吃得高兴,不多时一碗饭就下肚了,坐在那里看着明诚。


  明诚也不觉得尴尬,慢悠悠地吃着饭,细嚼慢咽可是个好习惯。直到明楼明显焦躁起来,他才放下碗筷,让明楼把桌子收拾了,其他的明天会有钟点工来弄。至于他自己,当然是去洗澡咯。


  明楼在卧室等了好一会,迟迟不见人出来,还以为他在里面睡着了,担心地敲门:“阿诚,没事吧?”


  “没事。”明诚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又在里面鼓捣了一阵才出来,身上只披了件睡袍,里面什么都没穿。


  明楼搂着他开始接吻,双手迫不及待地解开睡袍,抚上还带着水汽的肌肤。明诚抓着他的衣服往下扯,手肘一动让睡袍滑了下去,任凭明楼上下其手。从到了戛纳开始,他们已经半个月没有做过了,都有些把持不住,想要快点,再快点。


  明楼来不及把人带到床上,手指顺着脊背滑下去,从股缝间没入,感受到那处的柔软湿润不由得惊讶,这才反应过来阿诚刚才在里面花了那么长时间是在做什么。


  一声轻笑叫阿诚不好意思起来,他从来没有主动做过这样的事,恼羞成怒,一口咬在明楼的锁骨上:“不许笑。”


  随着这一口,明楼只觉得下面更加激动,向前挺了挺,碰到同样火热的小阿诚:“阿诚,我这是高兴。”


  阿诚也不躲,攀着明楼的肩几乎要挂在他身上:“那也不许笑!”


  “好,都听你的。”明楼托住双股,把人抱起来,想要转移阵地。


  阿诚把腿架在他腰上,也不怕他抱不住,指着另一边的书桌:“去那里。”


  明楼眼眸一黯,下一刻却拒绝了:“这张桌子不够大,下次去我办公室。”


  阿诚倒在床上,把明楼也拖了下来,压在他身上:“谁要去你办公室,叫人看笑话。”


  明楼想起上回助理先生一脸讳莫如深的表情把阿诚送出去,不由得发笑。别说助理了,他自己从前也没想到堂堂明家大少,明氏总裁,居然会在办公室乱来。不过上次他们是在里面的小休息室做的,还真没有试过那张办公桌。


  “让别人都知道你才是明家的大少奶奶,不好吗?”明楼吸住他的耳垂舔弄着,惹得阿诚一阵瑟缩。


  阿诚笑着往后躲了躲:“大哥说什么呢,我可不明白。”腿却曲起来,膝盖正好顶着明楼的那里,不轻不重地打着转。


  明楼抓住他的脚,按在一旁,直接就进去了:“准备工作做的不错,明太太。”


  阿诚被这一下刺激的抓紧了他的胳膊,幸好没有留指甲,不然肯定又要抓破了。知道自己在床上肯定争论不过明楼,阿诚索性也不说话了,只动了动腰,示意明楼快点。


  明楼低下头把阿诚的呻吟吞进肚里,心里想的却是如何能让阿诚名正言顺的成为明太太。


  这一夜两个人闹到快天亮才停下,阿诚几乎要昏过去,低低地求饶。等平息下来,感受到明楼在他身边躺下,又自发地贴过去,抱着他的胳膊彻底睡了过去。明楼笑着抓住他一只手,十指相扣,关掉了预定的闹铃,明天的安排看来是用不上了。


  其实岂止第二天的安排,在巴黎停留的七天里面他们也没能再到哪儿去逛逛。明诚整天宅在家里,一开始还怪明楼。可过了两天明楼要带他出去了,又没羞没臊地赖在明楼身上,惹得他一身火气,除了床上哪也不想去了。


  “这是怎么了,明太太,明先生可要吃不消了。”明楼一边替阿诚清理,一边问他,这两天却是有些过了。


  阿诚光溜溜地滚进他怀里:“明先生要是不乐意就直说。”


  “哪敢啊,这不是担心你吗。”明楼一遍遍地抚摸着他的后背,又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阿诚啃咬着他的喉结,含糊地说:“明天就要回去了,到了家我马上又要进组了,得去影视城。”幻城剧组拖了那么长时间终于要开机了。


  明楼这才明白,把人按在床上从脖颈一路细密地吻下去:“这回又是几个月?”简直可以说是咬牙切齿。


  “不长,大约三四个月吧。”阿诚撒了谎,这戏是大制作,他戏份也不少,可得五六个月呢。


  明楼狠狠地一挺,火气更旺:“你是算准了我拿你没办法。”


  阿诚抓着明楼的手,伸出灵巧的舌头舔舐着修长的手指,带着讨好的意味,水润的鹿眼睁得圆圆的,显得无辜又单纯:“哥哥,哥哥饶命……”


  能饶了他才奇怪……明楼大手盖住那双扰乱心神的眼睛,毫不留情地在他体内冲撞。


  

===============

不小心开了车_(:зゝ∠)_

评论(8)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