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楼诚AU】【总裁X明星】拒绝潜规则·三十·下

龟速更新,也是给自己跪了_(:зゝ∠)_

===============================

完成了一天的录制,笑着和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道别,明诚坐上了保姆车,打算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他们在George的私人小岛上待了五天,除了第一天认识了几个明楼的朋友,之后就是甜蜜的二人世界,硬是又多拖了一天才回上海,直接导致明诚还没调整好时差就得跑来录节目。说起这个节目,明诚更加心塞,真人秀大火的当下,梁仲春居然给他接了个做菜的节目。


  “阿诚哥,你做的菜真好吃,刚才剩下的那些都被大家抢着吃完了。”小助理看他心情不错,有心试探,“阿诚哥,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你心情好像很不错?”


  “刚度假回来,心情当然好。”明诚靠着椅背,闭着眼睛,嘴角上扬。刚才第一个环节做自己的拿手菜,他做了红烧肉。自从第一次给明楼做过以后,明楼就彻底爱上了这道菜,就在不久前还抱怨他如今连下厨的功夫也没有了。其实也不是没时间,只是红烧肉毕竟不是很健康,吃多了不好。不过今天,可以给明楼做一碗。


  小助理眼珠滴溜溜的转,只是明诚不愿多说,他也就不再多嘴。


  司机照旧把车子开到小区的地下停车场,明诚拿了随身物品下车,助理几乎是抢一样的把座位上的另一个包拿在自己手上,跟着下了车:“阿诚哥,我送你上去吧。公司发那么多工资给我,就是让我伺候好您,怎么好每次都让您自己上去。”


  明诚看了他一眼,开玩笑似的说:“你已经够用心了。这个你带回公司吧,给梁仲春的。顺便告诉他,试镜的事让他提前安排好,不过明天还是留给我调整下时差吧。”


  助理脸色有一瞬间的难看,随即又笑着答应,甚至微微欠身,和明诚道别。


  明诚在地下车库里左右绕着,走了五分钟才走出了迷宫似的车阵,进了电梯。不是他太过谨慎,这里的安保虽然做得好,但是架不住无孔不入的狗仔。即便不是冲着他来的,万一被拍到总是不好。毕竟这里是明楼的私宅,不像明公馆,说出去公众也不会多心。兄弟俩感情再好也不是这么个好法,连明台都是自己单独有住处的,何况他这个外三路的兄弟呢。


  明诚一边思索着什么,一边心不在焉的按了电梯,新换的助理很是勤快,但总觉得过于殷勤了一些。背上忽然被人拍了一下,吓了他一大跳。


  “呀,阿诚哥,你怎么被吓成这个样子。”于曼丽睁大了眼睛,笑着问他。片场里也开过这样的玩笑,但明诚这么大反应还是头一次呢。


  “一时没注意,”明诚有些尴尬的清清嗓子,“你怎么在这?”


  于曼丽晃晃手上的袋子:“明台说要来大哥家蹭饭,结果家里什么都没有,只好去买了。”


  明诚有些惊讶:“他就让你一个人出去买?”


  “他已经提了两袋子上去了,不过吃一顿饭,好像要把超市搬空似的。”于曼丽笑着抱怨,全然忘了刚才一个劲的往推车里拿零食的是谁。


  电梯终于下来了,明诚看着袋子里的一堆零食,又提到了一个关键性问题:“买了这么多菜,谁做?”


  “明台呀,他说要给我露一手呢。”


  看着于曼丽毫不知情的样子,明诚聪明的选择了沉默,他恍惚还记得大年夜前一天明台切的胡萝卜片,准确来说应该是块儿吧……


  明诚开门进去,那兄弟两正在客厅乱作一团,低头追赶着四处横行的螃蟹。


  “这又是闹得哪一出?”


  明楼直起身,见到明诚仿佛看到了救星:“你可算回来了,明台也不知道抽什么风,这个时节非要吃螃蟹,还不会做,一拿出来就剪了绳,可不就跑了吗。”


  明台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蹭到于曼丽身边:“嘿嘿,曼丽,这可不能怪我,是这个大闸蟹跑太快了。”


  于曼丽也没理他,眼疾手快的闪到沙发旁,一把按住了从沙发底下跑出来的大闸蟹:“抓住啦!”


  三个大男人从心里生出一股敬意。


  明台最后也没能一展厨艺,实在是明诚心疼厨房,这可是明楼按着他的喜好特意重新布置过的。况且都到了晚饭的点了,要是等明台的饭菜,估计最后还是得叫外卖。


  最后还是明诚和于曼丽下厨,明楼也征得了明诚的许可进去帮忙打下手。不过两道菜的功夫,于曼丽就端着自己做的两盘菜出来了。


  明台见她坐下不动了,问她:“曼丽,菜都做完了?我大哥他们呢?”


  于曼丽拉住要往厨房走的明台,好心劝告:“你在这儿等着吧,估计也快了。大哥和阿诚哥感情真好啊,做个菜都那么默契。都是一家人,你怎么不像你大哥这么体贴?人家阿诚哥稍微冒两滴汗,大哥就帮着擦掉了。”


  明台委屈的说:“曼丽,我大哥就会做表面功夫,你可别被他骗了。你看我也很体贴的呀,上次还给你带了红糖……”


  话还没说完,又被曼丽捂住了嘴:“好了好了,就你最体贴行了吧,什么话都敢说。”顺带赏了一个白眼。


  明台还想分辩两句,明楼就端着一碗红烧肉出来了:“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搭把手,进去把菜端出来。”


  明台无语,只得进了厨房,看见一条蒸好的鱼就端了出来。


  “明楼,你怎么把鱼端出去了,我还没淋油呢。”明诚拿着油锅走出来,热油往鱼上那么一倒,刺啦一声,听着就馋。


  明楼不做声,转身指指明台,算是替他背了这个锅。


  于曼丽捂着嘴在一旁偷笑,她突然觉得明台的两位哥哥比明台还要有趣得多。


评论(32)

热度(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