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楼诚AU】【总裁X明星】拒绝潜规则·二十六

还是风镜,下一章楼诚回归_(:зゝ∠)_


==============================


    二十六




  听到明镜叫人,明楼和明台都是一慌,动作极快,三两步就上了楼梯。




  明镜已经走到门口,身上的睡袍还是王天风替她披上的:“明楼,你给我过来,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啊,这么大的事居然瞒着我。”




  明楼却是一头雾水:“大姐,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问我怎么了。”明镜气得泪水不停,她没想到自己会的绝症,更没想到明楼会瞒着她。




  明楼不明就里,看向后面的王天风,眼中满是质问,他都跟大姐说了什么。




  王天风难得有些闪躲,他从来没犯过这样的低级错误,而且事关明镜,着实有些不好意思面对明楼。




  “大姐,您是咱们家里的顶梁柱,是明家的一家之主,明楼怎么敢瞒着您呢。”明楼上前扶住明镜的胳膊,“大姐消消气,先坐下慢慢说。不知道王先生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把您气成这个样子。我早就说了不让他来打扰您,他倒是好本事。”




  明镜瞪了一眼王天风,回身往房里走:“你别想跟我打马虎眼,我从十七岁掌管明家,多少次死里求生活过来的,还能有什么我承受不了的?”




  明楼点头:“这些明楼当然知道,只是明楼不明白到底瞒着大姐什么,叫大姐如此生气。”




  “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说实话,他都告诉我了。我到底得的什么病,你就打算瞒我到死?”明镜说着还是有些伤心,一是为自己的病,二是为明楼瞒着她。




  “就是胃痉挛啊,苏医生不是都跟大姐说了吗,主要是这段时间您情绪起伏太大,饮食不规律,以前不也犯过吗。苏医生说了,以后注意一些,放宽心,好好养着就没有大问题。”明楼说的坦然,丝毫不像作假。




  “真的?”明镜有些怀疑,“王天风,你那些话又是从哪里听来的?”




  王天风也有些懵,是明楼在撒谎还是他真的搞错了?明家三姐弟都看着他,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等到他终于说出了整件事,以及他的判断,明楼明显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让他简直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明楼啧了一声,不忍直视似的转过头去看明镜:“大姐,您还记得吧,那天苏医生说了,肖家太太也住院了,就在您隔壁病房。听说她就是这个毛病,怕是已经回家休养了。”




  肖家太太明镜当然知道,当年父母突然过世,肖家曾经想要和明家联姻,说是帮忙,其实也是打着吞并明家财产的主意,那个联姻对象自然就是她明镜。后来肖家公子娶了世家赵家的小姐,年纪与她相仿。




  误会解除,三姐弟都懒得去看王天风。王天风恨不得有个地缝能够钻进去,真是人生头一次遇到这样尴尬的情况。




  明楼清清嗓子:“明台,我有话跟你说,你跟我来。”




  不过是找个借口让明镜和王天风把话说清楚,明台不是没眼力见的人,只是临走前狠狠地瞪了一眼王天风算是警告,他大姐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欺负的。不对,是随便谁都不能欺负大姐!




  明镜也是气得不轻,可一想到王天风以为她得了癌症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了还跑来求婚,就怎么也气不起来了。但是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奇怪呢,早些时候说几句软话哄一哄,她早就原谅他了,不就没这些事了吗。




  “明镜,我……”王天风鲜少有这样手足无措的时候,感觉说什么都不大合适,手里的戒指送不出去,拿回去又不甘心。




  明镜看了看,钻石倒是挺大的,就是款式旧了点,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准备下的:“行了,事情都搞明白了,你回去吧。以后别这样冒冒失失的,每次听风就是雨,也不知道求证一下。”




  王天风明白明镜说的是当年的事,要不是他误会明镜真要选择和肖家联姻,也不会约她出去说清楚。谁知道一整天都没等到人,第二天就被亲生父亲带回了美国。




  “当年是我误会了,今天也是我没弄清楚,但是明镜,我刚才说的都是心里话。这枚戒指我准备了很久了,当年我说过,会用一枚配得上你的戒指向你求婚,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




  明镜避而不谈,却说起了明台的身世:“你知道明台是什么时候来的明家吗?那天你约我出去,车子在离家不远的路上抛锚,我下车准备去坐公车,一辆车就那么撞了过来。要不是明台的妈妈把我推开,那天躺在太平间的人就应该是我。那时候明台才三岁,眼睁睁的看着他妈妈被车子撞飞,到了医院连哭都哭不出来,拉着我的衣服直愣愣的盯着手术室的大门。后来他连着三天高烧不退,医生都说差点救不回来,好在他命大。也许是年纪小,过了两三年他就不大记得这件事了,才变得跟其他孩子一样活泼。”




  王天风只知道肖家和明家联姻的事是他误信流言,却不知道那一天明镜未能赴约还有这样天大的内情,心里更加愧疚。若是他能早点和明镜说清楚,或者第二天坚持去明家找她,或许就不会有这二十年的离别了。




  “一晃都二十年了,该忘的事都忘得差不多了。当年王成栋和明镜有缘无分,如今你已是王天风,我亦非当年的明镜,曾经的那些就都忘了吧。”明镜说着,脸上丝毫没有眷恋或是不舍,仿佛已经放下了一切,“你若是愿意,咱们只当交个朋友,以后到了上海我做东,一尽地主之谊。若是不愿意,就做个陌路人,反正也见不了几次面,对各自都好。你说呢?”




  王天风抿着嘴,心里挣扎纠结着,他太了解明镜的性格,这时候不管说再多的甜言蜜语也改变不了她的决定,但是他同样也不会放弃。




  王天风拿出了另一只戒指盒,里面放着明镜那天放在饭桌上的铂金戒指:“物归原主,日后我一定会兑现我的承诺。我只有一个要求,明镜,不要拒绝和我见面,可以吗?”




  明镜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拿回了那枚铂金戒指:“我累了,你先回去吧。”




  这算是答应了,王天风稍稍安心,看着她睡下才下了楼。




  明台恶狠狠地盯着从楼梯上下来的王天风,刚要冲出去就被明楼喝止:“坐下,没规矩。”




  明台有些委屈的看了一眼明楼,乖乖的坐下。




  明楼的视线一直放在报纸上,难得出声安慰:“知道你心疼大姐,但做事要有分寸。王董又不是洪水猛兽,你还怕他对大姐怎么样不成?”




  王天风听了这话脚步一顿,脸上带笑,半句不提刚才的事:“今天冒昧了,我还有点事,就先告辞了。”




  明台转过头当没听见,他就是不待见这个老头。明楼将报纸一折,看第二版,高声叫人:“阿香,送客。叫外面的人机灵点,别客人都上楼了才记得通知主人家。”




  阿香从厨房出来,忍着笑答应了,引王天风出去。若是放在平时,王天风绝对不肯在言语上落半点劣势,可惜这人是明镜的弟弟,又是他理亏在先,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




  明台笑着冲明楼竖起大拇指:“大哥,厉害。”




  明楼放下报纸,本来也没怎么仔细看:“你啊,还是太冲动。对了,有个事儿通知你一声,阿诚那个戏直接在西北开机了,得有好长时间不能回来,六月份那个真人秀没法上。公司的意思是叫你顶上,你有意见吗?”




  明台腹诽,什么公司的安排,他作为大老板怎么不知道,还不是你这位财神爷的意思。刚想调侃大哥两句,又想到那个真人秀阿诚哥是和曼丽搭档,于是高兴得不行:“当然没意见,大哥你可真是我亲哥!我去通知曼丽这个好消息,我都好长时间没见她了。”




  明楼皱眉,早知道就不提这事儿了。他也好些天没见到阿诚了呢,那边手机信号又差,至今只有阿诚发给他的两条短信,别说视频,就连通话都不行。要不是黎叔那边也很难联系上,他都要以为是阿诚故意不和他联系了。




  



评论(19)

热度(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