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楼诚AU】【总裁X明星】拒绝潜规则·十七

于是,又回归日常了_(:зゝ∠)_


==========================


      十七




  明台是踩着饭点回家的,却惊奇的发现大姐安稳的坐在沙发上,阿香站在一旁端茶递水,一点都没有要去做饭的样子。




  “大姐,你是不是知道我今天回来,要出去吃呀?”




  明镜这才把视线从平板电脑移开:“呀,明台回来了呀。拍戏辛苦吧,快上去换个衣服,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明台感觉不对劲,给阿香使眼色,今天谁做饭?




  阿香表示接收不到信号:“小少爷,你眼睛怎么了?”




  明台内牛,不过身上有些不舒服,还是先去换衣服再说。谁知等他下楼,餐厅了已经摆上了好几盘菜,看起来就很有食欲。小少爷在家里从来是不守规矩的,于是捞起一块儿排骨就啃。好些时候没吃上肉了,舒服。




  明镜虚空的打他一下:“你这个孩子,人还没齐呢,又偷吃,被你大哥看到又要挨教训了。”




  明楼正好端着一盘菜上来,听到了这句话:“明台,你又没规矩。”




  “哎呀大哥,我是饿了嘛。”明台嚷嚷着看过去,他看到了什么,他大哥居然系着围裙!明台表示受到了惊吓,忽的站起来:“大哥,这些都是你做的?”




  “怎么,不行?”明楼把菜放下,好整以暇的看着明台。




  明台立刻转向明镜求证,打死他也不信呐。




  “好了,你就别逗他了,都是阿诚做的。你快进去帮忙,叫阿诚别忙了,这些菜足够了。”明镜笑着打圆场,明楼就喜欢逗明台。




  明楼又回了厨房,倒是明台吓得连肉都顾不上吃了:“大姐,你说阿诚?阿诚哥在我们家?”




  “是呀,要过年了呀,一家人总要在一起的。”明镜说了一句,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对了,我差点忘了,你和阿诚是拍的一部戏呀,他们两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啊?你居然不告诉我,你大哥给了你多少好处,啊?”




  明台的大脑一下子处理不来这么多问题,无言以对,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大哥居然都把人带回家了!这让他这个追了曼丽一年好不容易成了男女朋友的人情何以堪!早知道应该把曼丽带回家的,明台心想。




  “大姐,他瞒着你的何止这一件事。”明楼不遗余力的揭明台的老底。




  明镜果然拉着他不停的问,势必要问出个究竟。明台想说又不敢说,不过看着随后走出来的明诚,大姐连阿诚哥都能接受,那么他和曼丽的事应该也不会太难吧?




  “好啦好啦,大姐我说还不行吗。那什么,我交了个女朋友。”




  明镜惊喜的问:“真的呀?这是好事呀,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是哪个姑娘能让你看上啊。我之前给你介绍了那么多小姐,你嫌这嫌那的,都能挑出一堆不是来,原来是自己有看中意的了。”




  明楼却出声阻拦:“大姐,菜都上齐了,先吃饭吧。有什么事,一会儿你再问他。”




  “对对对,瞧我,明台饿了吧,今天这顿饭可是阿诚亲自下厨,你大哥打的下手,快吃吧。”明镜招呼着,动了第一筷,“阿诚的好手艺,比明楼强多了。这酒糟肉怎么薄一块厚一块的,是明楼切的吧?”




  明诚笑而不语,反正他是没在厨房见到什么酒糟肉的。明楼夹菜的手一顿,心里有些无奈,赶他去帮忙的是大姐,这会儿嫌弃他刀工的还是大姐,难道说阿诚才是大姐的弟弟,他是毛脚女婿?再说了,他的刀工也没这么差吧,好歹切的土豆丝是得到阿诚认可的。




  明台看明楼吃瘪,心里乐开了花:“肯定是大哥切的,阿诚哥的刀工好着呢。大姐你不知道,阿诚哥在剧组的时候还煮过水煮牛肉呢,比旁边快餐店卖的都好吃,大家吃了都赞不绝口。”




  明镜咋舌:“现在好多小姑娘连煮个面都不会呢,阿诚真是厉害,明楼好福气呀。不过老是自己下厨也太累了,明楼啊,你可不许剥削人家。”




  “他现在可是有大姐撑腰的,我怎么敢呢。”明楼也开起了玩笑,“再说过完年他又要忙工作了,恐怕连人影都看不见,哪里还找他做饭去。”




  于是话题又转到了明诚和明台明年的工作计划上,明镜更是着急的想看刚刚完成拍摄的那部古装剧,说是他们头一次合作,不知道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火花是一定有的,他们两个的对手戏可是比男女主角还多呢。那个女主角,哦,就是大姐去年念叨过的那部偶像剧里面的女一号,大姐还记得吧?”




  明楼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叫明台的心都提起来了。




  明镜马上就想起来了:“哦,是她呀,那个小姑娘长得很灵光的,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就跟会说话一样的。”




  明台悄悄给明楼使了个眼色,算是感谢。




  “没错,曼丽的眼神很出彩,明台有几次看着她的眼睛都忘词了呢。”明诚也跟着敲边鼓。




  明镜却是没有再提于曼丽,给明台夹了菜,数落他年也不安生过,大年初一还要开工。却也不是明台的本意,只是上个剧组拖得时间长了,现在那边等不及了,也就没了过年期间的短暂休息。倒是明诚虽然有几个访谈节目和拍照,但是都在上海和北京,一天之内能搞定,下个剧组开机也要等元宵以后。




  吃过饭,明镜把明台叫上楼。明诚以为是去问女朋友的事,明楼却摇头。




  “大姐何等英明,恐怕已经听出我们的意思,这是要拷问呢。她早就担心明台在娱乐圈里混,找个女明星,当初和他约法三章,明令禁止他与女明星交往。这么些年,你见过多少明台的绯闻?也不单是自己公司保护的好,实在是不敢触怒大姐,怕被叫回来打理公司罢了。”




  明诚听了便有些担心:“那岂不是害了他,好好的你提曼丽做什么,他自己都没打算说呢。”




  明楼叹道:“你小看了明台在大姐心中的地位,况且他和于曼丽是两情相悦,我看于曼丽也不是乱来的人,这才帮他一把。”




  “我看啊,你是想转移大姐的注意力。”




  明楼伸出食指,示意他噤声:“有些事,点到为止。”




  明诚不理他,转身去他书架上找了本书,打发时间。




  “原来你对股票也感兴趣?”




  明诚不过随手一拿,原本想放回去,明楼这么一说却当真打开来看:“多学点东西总是好的,万一以后有了余钱,拿来投资,说不定还能成个大富豪呢。”




  明楼笑着把书抽走:“这本太艰深,改天我找本基础的给你。”




  明诚抬头看他,即便在家里也穿的一丝不苟,只是上面没有套西装马甲,而是穿了一件灰色的对襟羊毛衫,鼻梁上架着一副看书时才戴的金丝边框眼睛,倒是一副学者做派。只是看着严谨刻板的躯壳下掩藏着怎样的心思,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去洗澡。晚上光线不好,你别看太长时间。”




  明诚走得快,明楼都没来得及捉住他的背影便听见洗手间的门被关上,落了锁。明楼失笑,又不免觉得可惜,那天一场共浴叫他记忆犹新,然而此后再没有机会重温。




  明诚出来的时候,明楼正坐在书桌前敲电脑。




  “这么晚还有工作?”刚才还闲的看书,这会儿又用功起来,真真奇怪。




  明楼有些烦恼的摘下眼镜,捏着鼻梁:“美国那边的合作方突然提出了异议,大晚上的不叫人安生。”




  “头疼了?”明诚认识他的时间不短,对他这个烦人的头疼病却了解的清楚,二话不说就站到他身后,替他揉着太阳穴。




  明诚的手指还带着洗完澡以后的温热,一贴上来就缓解了两分疼痛,明楼索性暂时不去理会那些烦心事,靠在椅子上享受阿诚的服务。生意上的事倒还罢了,最叫他烦心的却是汪曼春。上回汪曼春回美国,他并未相送,她却特意叫助理给他带话,说是不久之后一定会回来。而今合作开启,对方派来的驻沪代表便是她。不是当真对她有过什么念头,只是汪曼春那不服输的性格叫他担心。因为汪曼春说过,就算是别人的那又怎样,只要她想要的,就是硬抢也要到手,东西是这样,人,更是这样。




  明楼的呼吸渐渐放缓,明诚停下动作,轻声问:“困了?去床上睡吧。”




  明楼叹息似的说:“你先去睡吧。”




  明诚看着自己被紧握着的手,索性在椅子扶手上坐下来:“那你倒是放开呀。工作又不是一天能做完的,明早再处理,不过晚了几个小时,总不能就耽搁不起了吧。昨晚也工作到深夜,阿香看到房里灯亮着,可是跟大姐打小报告了。”




  “好,听你的。我这分明是替大姐找了个帮手,一块儿来管我。”明楼嘴上抱怨,心里却不知道有多熨帖,家人的关心和爱人的关心总是不同的。




  “那我去给你放水,泡个澡就睡觉。”




  这些琐事明诚做的顺手,甚至连换洗衣服都替他准备好了,毛巾也放在伸手就能够到的位置。唯一需要明楼动手的便是脱衣服,进浴缸,真成了个封建时代的大少爷。




  明楼一躺进已经被明诚烘得暖暖的被窝,明诚便靠过来,热乎乎的双脚也缠了上去。明楼心想,好在他是刚洗完澡,不然可要冻着他的阿诚了。




  明诚已经有些迷糊,找到个舒服的位置便安稳下来,小猫似的发出一声舒服的咕哝,应该是在道晚安。




  明楼笑着在他额头落下一个晚安吻,关了床头灯。



评论(38)

热度(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