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楼诚AU】【总裁X明星】拒绝潜规则·八

大姐为了当红娘也是不择手段_(:зゝ∠)_


===============================


      八




  明诚都不知道该说自己鸿运当头还是流年不利,上次的丑闻刚过去,就拿到了某奢侈品牌腕表的代言,还是人家主动找上门的。他猜应该是和明楼有关,然而并未得到证实,也实在问不出口。反倒是梁仲春似乎知道内情,却也三缄其口,和平时大相径庭。不过代言的事才放出点风声,反响意外的好,连合作方都很满意他这个代言人,明诚也就不再纠结什么。




  然而这边还没高兴完,而后剧组开放媒体探班却又闹出了风波。女主角于曼丽同学不遗余力的撇下男主明台,在媒体面前把明诚大夸特夸,媚眼抛了一个又一个,挽着他的胳膊就不放手,以至于第二天绯闻就满天飞了。面对明台的臭脸和梁仲春的疑问,明诚握着手机心里发苦,真的不关他的事啊。




  屏幕上亮起“明楼”两个字,明诚反倒松了口气,该来的总要来的。




  “我看到新闻了。”




  问好、称呼什么都没有,劈头盖脸就是这么一句。平常的语气,明诚却偏偏听出了危险的味道。这是第一次,他感受到来自明楼的巨大压力,还是隔着一个太平洋。明诚觉得自己没出息,但这好像又是理所当然的事,于是第一时间服软。




  “真的不关我的事,本来说好了是要炒男女主角CP的,谁也没想到曼丽会突然拉着我。我已经叫梁哥去处理了,明台到现在看见我还是一张臭脸,等下还有一场对手戏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解释着解释着就变成了诉苦,明诚实在觉得委屈。




  明楼在心里叹气,他终究舍不得,便放缓了语气:“那就好,明台小孩子脾气,一会儿就好了。你就是对他太好,才叫他蹬鼻子上脸。若是他敢难为你,只管教训他。”




  “我哪敢啊。”




  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句于曼丽的高呼:“我就是喜欢明诚,你管得着吗!”




  明诚想要捂上手机已经来不及了,明楼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句话,刚压下去的火腾一下就上来了,烧得更旺。




  于曼丽被明台拉着出去了,明诚这回真是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我说她在说气话,你信吗?”




  明楼短暂的沉默已经很能说明问题,然后他说:“阿诚,我真后悔没有回去找你,我应该早点告诉你,我……”




  “明楼!”




  这是明诚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却是为了阻止他脱口而出的告白。




  明诚带着浓浓的哀求:“明楼,别说了,等你回来,我们见面再谈,好吗?”




  明楼深呼吸叫自己冷静下来,稳住声线回答:“好吧,还有三天,到时候我会直接去找你。你好好考虑一下,希望三天后我可以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挂了电话,明楼才觉得自己的话带了十足的压迫感,恐怕会叫阿诚不安。只是看到于曼丽挽着阿诚的胳膊,又亲耳听到于曼丽的“告白”,一下子叫他失了理智。现在冷静下来想想,都是那个于曼丽主动的,他的阿诚还急着和他解释呢,又怎么会真的跟她有什么。明楼自嘲的笑笑,没想到他有一天也会因为感情问题而如此不理智。又感谢阿诚拦住了他的话,他的阿诚值得最好的,不好在电话里这样轻率的说出来,那是对阿诚的不尊重。




  明诚拿着手机,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在明楼即将说出口的那一瞬间,他害怕了。他似乎是知道明楼要说什么的,那也是他一直想要听到的话,可他就是害怕。那是对未来的惶恐,从和明楼说第一句话开始,明诚就觉得有些虚幻,他们两个本该是属于不同世界的人。直到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甚至现在每天都要互道早安和晚安,明诚依旧觉得自己像是活在梦境里,为自己构筑的一个幻想中的世界。他窃喜明楼的接近,同时惶恐又不安,只怕哪一天哪一刻这个美梦就被打碎了。明诚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地位而感到过自卑,偏偏在面对明楼,面对自己感情的时候,变得自卑又敏感。




  明诚惶恐的等了三天,却等来了明楼的一句对不起。明镜在法国出事了,他必须赶过去,没办法按时回国。明诚嘴上安慰着他,心里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失落。




  明台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每天还是高高兴兴,嘻嘻哈哈的,和于曼丽的关系也有所缓和。明诚开始胡思乱想,会不会是明楼突然后悔了,找了借口来敷衍他?随即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明楼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何况就算找借口,一向重视家人的明楼也不会用他大姐做挡箭牌。只是这样等待的日子叫人难熬,何况这一次还是期限不明。明诚又开始自责,若不是他的胆怯,那天的电话中就可以把一切说清楚,也好过现在这样惶惶不安。




  不明原因的明台偷偷给明楼发了消息:阿诚哥最近好像有心事,你不来探个班?




  明楼从病房里出来,直接打了电话过去。明台的了解毕竟流于表象,只知道明诚最近心情不好,难得有一个笑脸,具体因为什么就不清楚了。明楼有些头疼,两人每天交流,他竟然没发现阿诚有心事,更不知道这心事的源头。奈何大姐还躺在病床上,他总不能直接飞回国内问个明白。




  明镜听见明楼出去了,赶紧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然后闭上眼装睡。不是她想吓唬这个弟弟,实在是明楼太倔强,到现在没找个女朋友不说,还不同意相亲,真是急死她这个做大姐的了。三十好几的人了,身边没个知冷知热的人照顾着,赚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于是在法国碰到一个她认为和明楼极为相配的姑娘之后,明镜就用了这样一个鲁莽的方式把明楼骗了过来。




  直到人家带了个小姑娘过来探望明镜,明楼才察觉出不对劲。尤其大姐一个劲的叫他带那个姑娘出去坐坐,说是她们姐妹之间有话要讲,让他们有共同话题的年轻人去外面自在一些。明楼看着明显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实在不知道自己和她能有什么共同话题。




  沈茜茜原本听说对方是个三十五岁的大叔,心里也是不愿意的。但是她大嫂说了,这个大叔可是个有钱大叔,关键人家长得还帅,不知道多少小姑娘跟在屁股后面跑哟。于是她想来见识见识,这位大叔到底有多帅。谁知道一见就把自己的心交代出去了,沈茜茜觉得她终于遇见她人生中的白马王子了。




  可惜白马王子喜欢的不是公主,而是骑士,对沈茜茜来说注定是个悲剧。




  “沈小姐,我大姐可能有些过于热心,还请沈小姐不要见怪。”明楼一开始就和沈茜茜保持着距离,这不符合他以往的作风。明楼从来是个绅士,尤其对美女,几句话就能哄得她们开心不已。但那是从前,现在明总裁也终于有了守身如玉的觉悟,心里盘算着要和大姐谈一谈,今天的事更要保密,不好叫阿诚知道这些风流韵事。




  沈茜茜犯了花痴,哪里听得出明楼的意思,笑眯眯地说:“哪里哪里,明先生要喝点什么吗,这家的咖啡煮的不错,虽然没有家里的好,勉强也是能入口的。”沈茜茜以为,像明总裁这样的成功人士自然也比较挑剔,她也不妨把自己的品味提高一些。




  明楼没有接话,只是叫来服务员:“一杯热牛奶。沈小姐,你喝什么?”




  沈茜茜的笑容僵在脸上,大男人喝牛奶?好在也只是一瞬间:“卡布奇诺,再加一份提拉米苏。”




  明楼听着都觉得齁甜,牙疼。他平时自然是喝咖啡的,还是不加糖的那种,不过阿诚知道以后再三告诫,咖啡喝多了对胃不好。平时明楼还是会忘记,这会儿在沈茜茜跟前都是都记得,一口牛奶喝下肚,暖心暖胃。




  沈茜茜觉得明总裁的动作实在优雅,比她这个淑女还要有腔调,看着倒也赏心悦目,更有一种反差萌。正想找个话题好好聊一聊,谁知道对方的电话响了,他不仅没有关掉还站起来走到角落去接听了!沈茜茜有点方,从来都是被人追捧的小公主头一回这么被冷落。




  “好好的叫我打给你做什么?”话是这么说,明诚心里还是高兴的,至少明楼没有把他忘了。




  明楼自然不会把被迫相亲的事告诉他:“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这么晚还没收工?”




  “已经结束了,我刚卸完妆准备睡觉呢。”




  “那可真巧,又不巧,耽误你睡觉了,不然先挂了?”




  “哎,别,哪有你这样的,叫我给你打过来,说了两句话就要挂了。”明诚隔着电话撒娇,不愿承认自己是太过思念的缘故。




  明楼的心情一下子开朗起来:“我是想听你的声音,却也心疼你。”




  明诚嘟囔了一句什么,明楼没有听清,继而听到他在电话那头问:“你大姐怎么样,没事吧?”




  “没什么大事,老毛病了,这两天在医院里住着呢。”明楼猜他是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去,又不好意思问,索性主动说了,“我过两天就回来,你放心。”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要睡了,再见。”




  “好吧,晚安。”




  听到明楼的晚安,明诚才挂了电话,在大床上翻来覆去好一会儿才睡着。明楼对着手机笑,他的阿诚越发娇气了,还会对他发小脾气,真是可爱。




  沈茜茜全程都只能看到明楼的背影,自然不知道他还能笑得如此温柔,只觉得接了一个电话以后,明楼的心情好了不少,脸也没刚才绷得紧了,或许接下去的谈话可以轻松一些。




  然而明楼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沈小姐,时间不早了,大姐一会儿还要做个检查,我们回去吧。”




  望着面前喝了一口的咖啡以及还没动过的提拉米苏,沈茜茜有火不能发,僵笑着说好。




  送走了姑嫂两个,明镜也忘了装病,拉着明楼就问:“怎么样,这个沈小姐好吧?长得好看,还是个高材生,足够配你了。”




  “大姐,病好了?”




  明镜尴尬的笑笑,反正也没装的必要了。




  明楼忍不住叹气:“大姐啊大姐,你找什么借口都好,何必拿自己的健康开玩笑呢。幸亏我没有告诉明台,不然他不知要急成什么样子了。”




  “我就说了没事嘛,你告诉他做什么。我跟你说哦,要不是你这个不省心的,我用得着出此下策吗。你说说你,以前在国外我不叫你胡来,你偏偏隔三差五的换个小姑娘;现在早应该结婚了吧,又死活不谈恋爱。我问你啊,你是不是还记着那个什么什么汪曼春啊?”




  汪曼春此人乃是明楼在国外留学时候的师妹,两人曾经有过一段暧昧又朦胧的感情。明镜不大看好这份感情,或者说不看好汪曼春这个人,但也没有过多干涉。反而是明楼,有一天突然告诉她,说是不会跟汪曼春发展,叫她放心。明镜那时候只觉得奇怪,她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再不看好汪曼春,对自己的弟弟还是有信心的,又不怕被她骗去了。不过后来明楼再也没提起这个人,明镜渐渐的也就忘了。




  “大姐你想哪去了,感情的事又不是可以计划的。这件事我本来想定下了再告诉你的,不过既然大姐这么着急,不妨先告诉你。我现在有正在追求的对象,这次回国以后大概就可以确定关系了,大姐你就不要再给我介绍女孩子了。”




  “什么?”明镜激动的坐了起来,“哎哟你怎么不早说啊,是哪家的姑娘啊,我认不认识的,长得怎么样,性格好不好呀?”




  “大姐是认识的,就是……”明楼一时犹豫起来,他不知道该不该直接告诉大姐那人就是阿诚,又怕大姐一时接受不了。




  明镜着急的问:“就是什么呀,你倒是快说呀。”




  “毕竟还没正式确定下来,大姐,等我回国以后再说,好吗?”




  “哎哟哟,你还不好意思了,行行行,听你的。只要你肯找对象就行,也省的我一天到晚替你操心。你快去订机票吧,明天我跟你一块儿回去。”明镜说着就打算回家,反正她本来也是装病。




  明楼暗自叹气,不知道回国以后该怎么应付大姐才好。



评论(27)

热度(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