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楼诚】明家日常之明楼学车

  我果然对学车充满了怨念→_→然而是个很好的空闲时间用来码字

============================

  阿诚可以说是明家的,或者说是明楼的专属司机。早年在上海的时候,家里是有司机的,明楼身为大少爷,出行当然是以车代步。后来到巴黎留学,司机总不能跟着去,于是兄弟两个便步行上学。阿诚并不觉得有什么,只是听明楼抱怨了两回,便起了学开车的心思。也不知什么时候,明楼只记得他们在巴黎还未满一年,阿诚的车技就十分了得,即便是在川流不息的巴黎市区街头,也能做到游刃有余。明楼便这样心安理得而又带着些许骄傲的坐在阿诚的身后,心想不愧是他的阿诚,什么都难不倒他。


  然而还没等到军统训练科目中的驾驶训练,习惯了坐领导座的明楼忽然意识到,他也应该学车了。


  起因是阿诚病倒了,而且还挺严重。起初不过是个小感冒,强撑着不肯落下学习,每天照常开车和明楼一起上下学。明楼劝过,可是阿诚出乎意料的坚持。原本计划着晚上回去给大姐打个电话,毕竟家里谁也不敢不听大姐的话。可惜事出突然,明楼刚做完这个计划,就有人来告诉他,阿诚晕倒在了课堂上,已经送到医务室了。


  感冒引起的高烧,明楼见到阿诚的时候,他躺在病床上,脸颊烧的通红,嘴唇发白,还起了皮。明楼十分自责,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早上他居然没有发现阿诚有半点发烧的迹象。


  明楼还记得阿诚刚来家里的时候,事无巨细都是他一手包办,任何风吹草动都能发现。后来阿诚长大了,又是极懂事的,什么都不用替他操心,还能帮着大姐和自己管教明台,于是他也就放心了,万事只让阿诚去做主。原意是想培养他的能力,也叫他在明家自在一点。于是不知不觉间,阿诚成了十足的“管家”,衣食住行都能一手包办,当然都是按着明楼的喜好安排的。


  明楼请会开车的同学帮忙,打算送阿诚回家,谁叫他自己不会开。用自己的大衣裹着阿诚,明楼一路抱着他,直到回到有暖气的家里,把他放到床上。好在彼时阿诚还没有完全长成日后的高挑,却也是极瘦的,明楼还能抱得动。多年以后说起这件事,阿诚直说幸亏不是现在,不然明长官怎么抱得动。然后上下打量明楼大了不止一个号的身形,感叹光长肉不长力气。明楼无可反驳,只能封了他的嘴,以振夫纲。当然,这是后话。


  阿诚这一病,家里就乱了套,尽管这个家里只有两个人。明楼手忙脚乱的熬了粥,这还是打了越洋电话,请教了大姐才做出来的。阿诚烧的昏昏沉沉,明楼只能一勺一勺的喂他,多半又被吐出来,但是空腹不能吃药,明楼只能狠着心继续喂。


  好不容易吃完药,阿诚又昏睡过去,明楼就着从上海带来的酱瓜,把剩下已经凉了的白粥给吃了。即便是自己做的,明楼也忍不住感叹一句,做的真难吃。


  然而更大的麻烦在第二天。明楼不知道每天早上热腾腾的面包是从哪儿来的,他出门走了好久,终于找到一家面包店,随意买了些看着顺眼的回来。回到家煮上咖啡,想着阿诚该喝点牛奶,便又把牛奶煮上。这还是阿诚告诉他的,不然他真能直接把鲜奶倒杯子里。味同嚼蜡,明楼觉得这面包还不如昨天自己做的粥呢,看来这两天还是得叫钟点工准备早餐。其实原本钟点工的工作内容是包含早餐的,只不过明大少爷挑剔,吃不惯,阿诚只好自己揽下这个活。


  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在额头上,阿诚觉得很舒服,不自觉的蹭了蹭,缓解了脸上的燥热。


  明楼笑着移开手,还有些低烧,不过比昨天好多了。


  “阿诚,醒醒,先起来吃早饭了。”


  阿诚迷瞪了一会儿才清醒,有些不好意思,低低地叫了一声:“大哥。”


  “起来吃早饭,一会儿好吃药。”


  吃了饭,肚子里暖洋洋的,人也有了些力气。阿诚看时间不早了,就催明楼去上学。


  “你生着病,家里又没人,我怎么好去上学。”


  “可是大哥今天不是要去听一位教授的讲座吗,说是一个学期也就那么一两次机会,别耽误了。我已经好多了,再睡一觉发发汗就好了。”


  明楼有些意外的看着他:“我的事你倒是记得比谁都清楚。”只是没有同意阿诚的话,直到下午阿诚的烧完全退了,这才被阿诚赶着出门,说是走快点还能赶上。


  天气依旧不好,风又大了些,太阳虽然挂在天上,却丝毫没有温度。明楼走在路上,裹着大衣,不由得想到了上海的冬天,冷到骨子里。抬手看看表,时间有些紧,又加快了脚步。


  阿诚在家里休息了三天,这三天明楼都是步行,又是巴黎最难熬的冬天,实在辛苦。等阿诚病好了,又一次坐上汽车,明楼突然发出一声感叹:“汽车实在是一项伟大的发明。阿诚啊,今天放学后,你教我开车吧。”


  “大哥,有阿诚在,阿诚开就行了。”


  “可万一你又生病了呢?你可不知道,那天我想带你回来,又不会开车,有多着急。要不是有大卫帮忙,还不知道怎么办呢。总要学会了,哪一日你开累了,我跟你换换也好。”其实何止于开车,明楼深觉自己还有许多要学的,总不好叫阿诚这个做弟弟的反过来照顾他。


  既然明楼都这么说了,阿诚也答应下来。只是两人谁也没有料到,一向在学习方面无往不利的明楼,竟然被开车给难住了。也不知第几次搞错油门和刹车之后,明楼默默的下车,把驾驶座让给阿诚,准备回家。


  阿诚以为大哥这是放弃了,虽然这是他没想到的,但是阿诚保证这件事并没有影响大哥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他一如既往地崇拜着大哥,也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大姐和明台。


  但是阿诚小看了明楼,尽管感受到了一些挫折,明楼并不打算放弃,这不符合他的性格。明楼出乎意料的想到了一种新颖的学习方法,搞来了“汽车解剖图”,将汽车中涉及的原理弄了个明白。虽然他学的是文科,但其实理科也并不差。不过等再次上车实践的时候,明楼发现这么多的理论学习并没有什么用……


  得益于阿诚的悉心教学,明楼终于在夏天到来之前学会了开车,并且比阿诚更加稳当。具体表现在绝不超车,绝不抢道,速度并不比自行车快多少。


  阿诚默默地抢占住驾驶座,安慰了一下:“大哥,会开了就行。”


  明楼把嘴抿成一条直线,渐渐显露出日后明长官的威严。


  阿诚把视线从倒车镜移开,聪明的闭了嘴。


  


评论(7)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