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谭关】遥不可及·20

    谭家的“下聘”很是正式,搞得关家也严阵以待。关妈妈原本肯松口是以为他们两个就谈个恋爱,时间一长彼此不合适也就散了,还省了他们做恶人,伤了母女感情,谁知道谭家紧接着就要正式弄个订婚宴,意外之余也对谭宗明有所改观。在和女儿促膝长谈后,关妈妈终于松了口。


  家里的长辈对此倒是乐见其成,关妈妈最后一丝犹豫也被谭妈妈的郑重承诺打消,一起定下了八月初八的黄道吉日,在苏州摆订婚宴,上海那边则安排在国庆假期,好让双方的朋友都能有时间参加。


  家里一时忙乱起来,看着还有半年功夫,但一样样安排起来,关妈妈深觉时间紧迫。唯独女主角关雎尔置身事外,万事不知的模样还以为要订婚的是别人。关妈妈拉着女儿直叹气,这么孩子气的姑娘真要立刻嫁出去?还真有些舍不得。


  老关同志在一旁“捋虎须”:“之前不是你急着要给关关介绍对象吗,怎么这会儿又舍不得了?”


  关妈妈气得直翻白眼,那能一样吗?再说了,她替女儿操心还不是以为按着关关内向的性子不会主动去找对象,就算遇到合适的人选,一拖二拖的也就到了晚婚晚育的年纪,谁知道半路杀出个谭宗明,让她转了性子。但要说这个女婿呢,她还是挺满意的,首先各方面条件就很突出,对关关也很是疼爱。这不,回来一个星期,刚把订婚的日子定下,就说要带关关去欧洲玩一趟,说是怕她总待在家里太闷,顺便还可以去看看订婚用的礼服和戒指。


  关雎尔听得不好意思,被妈妈一说,谭宗明好像真的对她太好了一点,但是她却不能为对方做点什么。她是不是应该更加努力一点,虽然她和谭宗明的差距实力有些大,但是哪怕只是一小步,能让她离谭宗明更近一些,好像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妈妈,你教我做菜吧。”


  关雎尔是独生女,从小没怎么做过家务,尤其是厨房里的活都有阿姨来做,从来都对油锅敬而远之。从前家里人也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现在的小姑娘多的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不过现在既然宝贝女儿主动要求,关妈妈也是欣然答应。虽然谭宗明的经济条件很好,足够让女儿做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太太,但富贵闲人可不是好做的。不过也不能老是围着灶台转,会变成黄脸婆的。


  关雎尔听了妈妈的教训欲言又止,最终乖乖低头洗菜。其实从知道是谭宗明帮她在公司打招呼以后,她就一直对自己还要不要回去上班而犹豫。求婚来的如此突然,她不能不多考虑一些。


  谭宗明可不知道小姑娘心中的弯弯绕绕,眼前的饭菜虽然平常,味道更是比不上家里厨师做的,但因为是关雎尔做的,吃起来格外香甜。用餐过后,谭宗明捧着关雎尔的手,小心翼翼地在几个红点上涂上烫伤膏,还明令禁止她以后再下厨。


  关雎尔被他说的不好意思,小声反抗:“只是被油溅到了而已,明天就好了。”


  谭宗明仍不松口:“那也不行,你这么怕疼,上回撞到桌角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听话一些,看着你受伤,我吃着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可是,”关雎尔双手托腮,浅笑盈盈,“看着你吃我做的才,我心里很开心啊。”


  谭宗明终是没忍住,把人揽进怀里亲了又亲。


  欧洲之行在关雎尔忐忑的期待中到来,自认为做好了一切准备的她最终心安理得地独享双人大床,玩了个尽兴。虽然只有一只手可以活动自如,但有了谭宗明的贴心照顾,一点也没觉得麻烦。


  “上大学的时候我和同学来参加过一次夏令营,晚上就跟同学们跑到这里来看夜景。那时候我就想如果有一天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泰晤士河边,手拉着手漫步在璀璨的灯光下,那该有多浪漫啊。”


  谭宗明从后面搂住关雎尔,小心户护着她受伤的胳膊:“以后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我都会陪着你。一会儿安排了游轮,可以好好欣赏。”


  关雎尔转过身,仰望着她的爱人:“我想回家了。”


  远处传来游轮的鸣笛声,映着两岸辉煌的灯火,异国他乡虽然浪漫美好,总也不及家的温馨。


  “好,我们回家。”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