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谭关】遥不可及·19

很久没码字了,突然闲下来想写写楼诚和谭赵才发现还有个坑没填完,于是又回来了。

=========================

       谭妈妈也不知是怎么说服关妈妈的,住了两天看女儿的确被照顾的很好,就扔下一句“你自己做主,以后别后悔”就要回苏州。其实也不全是谭妈妈的功劳,关雎尔面对父母时表现出的坚定态度才是令他们妥协的最大原因。


  “妈妈,我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的。”关雎尔抱着母亲,像是承诺,像是告别。


  关妈妈有些伤感,红着眼睛不说话。反倒是一向寡言少语的关爸爸嘱咐了一句:“爸爸妈妈总是会无条件支持你的,以后有什么事记得跟家里说,别都一个人担着,照顾好自己。”


  关雎尔强忍着泪意挥手作别,终于在车子远去的那一刻,靠着谭宗明流下泪来。


  谭宗明替她抹眼泪:“不要伤心,过两天我陪你回苏州看看爸妈。”


  关雎尔哭得打了个嗝,不明所以地看着谭宗明。


  “总要上门提亲,才好显得我的诚意。”谭宗明轻轻抚着她的背给她顺气,一边说着接下来的打算,“订婚宴大约得安排在下半年了,秋天吧,气候宜人,时间上也不算太紧张。你这些日子也不好工作,等这些事定个大概,咱们可以先去欧洲放松一下,顺便去做订婚要穿的礼服。苏州一场,上海一场,怕是要辛苦你。具体喜欢什么形式,你可以先考虑着,有什么要求只管告诉我。”


  关雎尔没想到他已经考虑的这么周全,自己却毫无头绪,索性把重任都交给了谭宗明:“是你说要给我一个满意的求婚礼,都交给你来安排,好不好?”


  谭宗明自然答应,连声说好。


  不过在回苏州之前,关雎尔还得回趟欢乐颂,给姐妹们一个交代。毕竟她突然消失,已经被她们微信轰炸了好久了。


  当天晚上,就由谭宗明和关雎尔做东,约二十二楼的几个女孩和家属们一块儿吃饭。一向最是鬼机灵的曲筱绡在大鳄面前也不敢放肆,生怕被追究起误伤关雎尔的责任,显得异常安静。安迪虽然和老谭交情不浅,但是个难得不会拿感情开玩笑的厚道人。唯独小包总,贱兮兮的触碰谭宗明的底线,说是虽不及他小包总进度飞快,总算也能登堂入室了。


  谭宗明笑而不语,入席后却主动举杯,一手拥着正害羞的关雎尔,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小包总,才开口道:“今日谭某和雎尔请大家吃饭,一来是正式认识一下,免得以后再生什么误会。二来我已经向雎尔求婚,订婚典礼大约在下半年,届时一定将喜帖送到,还望各位赏光。”


  谭大鳄出手,必定一击即中,一桌人被震得没了声响。刚刚叫嚷得最欢的小包总目瞪口呆,懊悔不跌,竟然被人抢了先机,看来要加快对安迪的攻势了。曲筱绡则是惊大于喜,说实话她还等着哪一天关雎尔被甩了做个事后诸葛,没想到人家居然都要修成正果了。邱莹莹则是真心实意为好姐妹感到高兴,她的想法简单,姐妹要结婚了,还是嫁个金龟婿,自然是好事。樊胜美则是喜中带酸,虽然为关关有个好归宿而高兴,但又不免想到自己筹谋多年,精挑细选,最终也只找到个王柏川。


  这么些人,唯独一向冷静的安迪和自觉无甚关系的赵医生率先举杯,恭贺新人。


  谭宗明来者不拒,关雎尔竟也大大方方接受祝福,喝了几口红酒,依偎着谭宗明一脸幸福。谭宗明见她水眸含情,双颊泛红,就拦下酒杯,把她按在座位上不让她再喝酒。谁知道小姑娘挽着他的胳膊不肯放,强烈要求他也不许喝酒。众人憋笑,唯有小包总不怕死地大笑出声,谭宗明也不介怀,把酒杯放到一旁,没有再碰。


  酒酣宴散,谭宗明半搂半抱着关雎尔上了车,喝醉了的小姑娘格外依赖他,尤其不怕臊,也不在乎有司机在,娇笑着邀吻。谭宗明也喝了不少,到底有些情动,等到了家里就有些心痒难耐。


  谭妈妈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坐在客厅等着他们:“关关喝醉了呀,还不快送她回房间休息。你这一身的酒气,快去洗洗。”


  谭宗明瞬间清醒过来,不免有些遗憾。


  谭妈妈了然于心,告诫儿子:“我答应关关妈妈,关关住在你这里的时候,我也住这里。现在年轻人不时兴试婚吗,我们也想让你们更加深入了解一下对方的品行和生活习惯,还有彼此的交际圈子,免得仓促决定到时候又以彼此不合适为借口分开。不过关关是女孩子,各方面条件又不如你,在外人眼里总是要承受更多压力。如果你真的尊重她,有些事就要知道分寸。”


  世人对女子多有偏见和歧视,人言可畏,谭宗明深谙其中道理,被母亲一提点,剩下的酒意散了个干净。


  谭妈妈话锋一转,又说道:“家里呢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后天回苏州,休息一晚再上门提亲。我和你爸一块儿去,还请了三叔出面,这两天就别带着关关出门了。”


  谭家在苏州是名门望族,谭宗明的三叔公更是曾为人师表,桃李满天下,在当地知识分子中颇有声望。而关家正是高知家庭,据说关雎尔的祖父和三叔公还是旧识,请他出面更能显得对这门亲事的重视。



评论(7)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