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瑶

【谭关】遥不可及·18

    沉浸在幸福喜悦中的恋人,已然被爱情冲昏了大脑,丝毫不顾及这个消息对长辈们的冲击。谭家父母倒还罢了,可怜关爸关妈刚心惊胆战跑到上海,见到宝贝女儿吊着个胳膊心疼得紧,还没来得及追问所谓男朋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看见女儿拉着一个明显大了她许多的男人,腼腆地介绍:“爸妈,这是我的男朋友,谭宗明。他昨天跟我求婚了,我答应了。”


  关妈妈只觉得一颗原子弹瞬间在脑子里爆炸,自家女儿维持了二十多年的乖巧可爱的形象瞬间崩塌,将她震得几乎站不住。发颤的手冲女儿指了半天,最后也只憋出一句:“你,你真是长出息了呀你。”


  事已至此,关爸爸收敛神色,不管内心惊涛骇浪,面上仍是恢复了一贯的淡定从容,扶着关妈妈上了车。一路上,车内安静异常,难得亲自开车的谭宗明握着关雎尔的手偷偷安慰,后座上关家父母脸色变幻莫测,到底也没说出让孩子难堪的话。


  原本谭妈妈打算替儿子出马,跟未来亲家好好谈一谈,顺便商量一下婚期。奈何谭总不领情,说是要亲自取得未来岳父岳母的谅解,让他们安心地把女儿交给他。谭妈妈但笑不语,坐等儿子出糗。


  谭宗明的想法很简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毕竟有良好的硬件条件,对关雎尔也自觉是一片真心,不怕打动不了岳父岳母。然而他到底缺乏经验,甚至失了商场上的运筹帷幄,守着最了解父母的关雎尔不问,傻乎乎的想了一套自以为是的说辞。


  “伯父伯母,我知道我的年纪确实比雎尔大了一些,年龄的差距会造成一些障碍。”谭宗明想,这是现实存在的问题,也是他最大的劣势,首先坦诚这一点,然后用一个但是和无数个优点迅速掩盖,大约更具说服力。


  关雎尔想要提醒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爸妈的脸色都有些不好,赶紧拉住谭宗明的袖子不让他继续说话:“妈妈,你不是说我就得找个成熟稳重能照顾人的吗,他对我很好的,这几天都是他在照顾我。”


  谭宗明不明就里,却擅察言观色,聪明的选择了闭嘴。其实在见到关雎尔父母的时候,谭宗明就有些惊讶,关雎尔的父亲儒雅稳重是意料之中,母亲却是显见的精明能干,而且意外的年轻漂亮,一点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女孩的母亲。如果他想得更深一些,或许就会知道,关雎尔的爸妈就是典型的老夫少妻,两人差了十来岁,在当年能够走到一起也是十分不容易的。关雎尔并不大在意他们之间的年龄差,与此不无关系,也就没有提醒谭宗明。于是乎,谭宗明弄巧成拙,一句话得罪了岳母大人。


  母女两个单独相处,许多话就容易说开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呀,嘴上不介意,其实心里肯定很在乎你比他小这么多。这些有钱人啊就是喜欢小姑娘,现在对你千百好万般宠,谁知道哪一天又看上别的小姑娘了呢?”


  “可是,如果他真的是因为我年轻才看上我,就不会嫌弃我比他小啊。妈妈你这是自相矛盾。”


  关妈妈翻了个大白眼:“你这个小囡是要气死我啊。妈妈给你介绍的那些多好呀,门当户对,又都是青年才俊,你一个都看不上,偏偏自己又挑了那么一个。我可听你郑叔叔说了,他是个大人物,你这回受伤请假的事,他可是直接跟你们公司高层打的招呼。”


  这倒是关雎尔不知道的。她低下头,听了妈妈好一会儿数落,终于还是倔强地坚持自己的想法:“妈妈,从小到大,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替我安排好的,可是感情的事我想自己做主。哪怕像你说的那样,我和他不会长久,即便结了婚没几年也就离了,我还是想嫁给他。”


  一如之前和安迪说的那番话,她喜欢谭宗明,所以她想做谭宗明的女朋友,想答应他的求婚。因为她想,就去做了。从前的关雎尔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勇气,可因为谭宗明,是他让一切都变成了可能,让关雎尔拥有了对抗二十年顺从的勇气。


  关妈妈一时无语,她习惯了女儿对她言听计从,别的家长面对青春叛逆期的孩子束手无策时都羡慕她有个乖巧听话的女儿。今天关妈妈终于等到了女儿迟来的叛逆,还是终身大事,强势惯了的关妈妈着实不知从何下手。


  谭宗明在外面干着急,没办法还是请出了母上大人。


  “这会儿知道着急了?”谭妈妈合上书,一点不替儿子着急,“昨天是谁信心满满说不用我出马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换做是我家女儿,不明不白地谈了个男朋友,才交往一个月就被求婚,我也不会答应。你真的想好了,不是一时情急才求的婚?”


  谭宗明并没有急着反驳,而是安静地思考了一会儿,才坚定地说:“妈,我要感谢您昨天的提点,在这之前我从未认真考虑过婚姻,但您的话让我忽然就想通了。从遇到雎尔的那天开始,就对她有种莫名的关注,我想将她护在羽翼之下,护她一世安好。原本我简单的以为恋人关系已经足够拉进我和她的距离,但这次她受伤后我才知道身为男友可以做的实在太少。只有冠上了夫妻的名义,我们才会真正成为此生最亲密的人,我也不需要任何遮掩去为她安排一切。说实话,她太年轻,未来有太多可能,我并不确定自己能够担负起她的一生。但如果陪在她身边的人不是我,我会后悔。”


  谭妈妈站起身,笑着说:“刚才你要是跟她母亲说这番话,这会儿怕是早就皆大欢喜了。”说完转身出了房间,终于等到了儿媳妇,怎么也要帮一把。



评论(7)

热度(78)